第1457章 如果我說都可以呢
作者:神醫毒妃驚天下      更新:2024-02-12 20:55      字數:2085
  謝枕玉下意識上前一步,“不,蘭陵,不是的!我……我並非對你沒有感覺!”

  顧君霓看他猶豫難言的模樣,盡管已經放下過去,還是不可避免地心生悲哀。

  親口承認愛她就那麽難嗎?

  或許根本就不愛,至少是不夠愛。

  “謝枕玉,我沒有拿終身大事來撒氣。”

  顧君霓忽然間淡去了與他交談的欲望,隻想盡快解釋清楚,然後離開。

  “我很喜歡容湛,跟他在一起很開心,從來沒有這麽輕鬆自在過,遇到他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愛戀的滋味並不是苦澀的。”

  “我願意嫁給他,想要嫁給他,無論如何都會嫁給他,如果在兩難全的情況下必須做出抉擇放棄一些東西,我會選擇走小皇叔走過的路。”

  來見謝枕玉就是為了告訴他這些。

  他們之間完全沒有糾纏談判的必要,如果連皇兄都無法保證承諾許她婚嫁自由,那她寧可不要公主身份。

  這些天顧君霓想得很清楚,雲苓姐姐說真正強大的人是不會認為婚姻與事業的矛盾不可調和的,她的經曆和成就也證明了的確如此。

  她放棄北秦公主的身份,並不代表拋棄了家國。

  隻要她像小皇叔一樣,留在大周做該做的事情,就不會愧對皇兄的盼望。

  聽到顧君霓如此認真平靜地說出這番話,謝枕玉臉上的血色愈發消褪,心中湧上幾分無法言說的恐慌。

  他麵色蒼白地搖頭,難以接受地否認道:“不!蘭陵,我不相信你變心了,你來大周不過短短幾個月,我不信你這麽輕易就放棄了我們之間四年的感情!”

  顧君霓側身不去看他,凝望著牆上的畫卷,“放下過去當然沒有那麽簡單,我曾經深愛過你兩年,所以也用了兩年時光來抹掉你在我心裏的痕跡,當我決定來大周的那一刻,就證明我已經徹底放下你了。”

  自從為了顧長生吵架的那次後,她就陷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迷茫沉寂中,因為她已經失去了追逐的方向。

  人生第一次刻骨銘心的愛戀不是那麽輕易能夠忘記的,接受現實很快,但適應起來沒那麽輕鬆。

  起初她對謝枕玉還有留戀,但這份留戀在日複一日的淡漠中逐漸消磨殆盡了。

  顧長生和留情離開北秦後,朝廷有很大一堆爛攤子要收拾,顧君霓靜靜看著他忙前忙後,為顧子瑜的任務奔波,為謝家奔波,為他的母親奔波。

  謝枕玉可以為那些人和事付出所有精力,唯獨吝嗇多放一分心思在她的身上,如果他多留心一些,怎麽會察覺不到她的變化?

  怎麽會意識不到她並非變得更加乖巧了,而是對他失望了?

  大概是習慣了她的主動跟隨,認為從不需要回頭看看她吧。

  在謝枕玉的眼裏,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是北秦的驕女寵兒,所以她理所當然地不會脆弱自卑。

  顧君霓轉身看他,“而你呢,謝枕玉?”

  “你自始至終從未正麵回應過我一句話,就連我決定要去大周的時候,你都沒有做過任何挽留的舉動。”

  所以顧君霓徹底認清了,過去那些年都是她在一廂情願地追逐,根本不存在什麽雙向奔赴。

  她甚至都沒必要和謝枕玉提分手,因為他們之間根本不存在過正經的戀情,這種多餘的舉動隻會顯得她可笑。

  “謝枕玉,我們之間怎麽能算有感情呢?”

  “你現在回北秦隨便找個人問一問,看看有誰不認為是我顧君霓不知廉恥,像個笑話一樣厚著臉皮倒貼你?”

  “現在你說對我並非沒有感情,難道不覺得很可笑嗎?”

  謝枕玉臉上血色盡褪,幾乎沒有勇氣直視她平靜的目光,痛苦與悔恨將他包裹,整顆心都被架在烈火上燒。

  他微張雙唇,喉嚨幹澀的說不出一個字來。

  雅間裏的空氣凝固了,久久沒有任何響動。

  隔壁房間裏,容湛麵無表情地放下已經空掉的茶杯,眼中的喜悅逐漸被妒火與怒意所取代。

  他不是生氣顧君霓背著自己去見曾經的戀人。

  他隻是嫉妒那個人,曾經得到過這個姑娘如此真摯熱烈的愛,為她被隨意對待的真心感到憤怒,更為她白白付出的年少青春而心痛惋惜。

  容湛無法想象,這樣一個高傲自信的公主也會在別人麵前表露如此卑微的一麵。

  死寂一般的沉默中,顧君霓率先打破了凝結的空氣。

  “就這樣吧,謝枕玉,你沒有資格以昔日戀人的身份來勸說阻止我回心轉意。”

  “在本公主麵前,你隻是北秦首輔而已,如果謝大人執意要拿皇室顏麵的理由來反對和親,那本公主隻好今晚就書信一封給皇兄,讓他剝去我的公主之位。”

  “哪怕謝大人是堂堂首輔,也沒道理插手一個北秦平民女子的婚事。等寫好了信,今晚就讓小蠻連夜送過去,謝大人可以準備明日一早就啟程回北秦,向皇兄和朝堂上的眾臣邀功了。”

  自始至終,顧君霓都表現得冷漠而平靜,沒有一絲高高在上和冷嘲熱諷。

  她不是在發泄情緒,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見顧君霓轉身要走,謝枕玉心中湧上前所未有的恐懼,一如當年險些失去母親時那般無助惶恐,終於無法克製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不是的,蘭陵……”

  顧君霓有些驚詫於他的“冒犯”,擰眉嚴聲道:“謝大人,鬆手!”

  謝枕玉卻抓得更緊了,“蘭陵,我是愛你的……我一直都是愛你的!從前是我錯了,你給我一次機會,我絕不再像從前那般傷害你,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

  “謝枕玉,你瘋了?”顧君霓皺緊眉頭,這次換她嚴厲地斥責他,“你胡說八道些什麽?”

  “嗬……重新來過,說得輕巧,你能給我什麽?八抬大轎娶我進門,還是入公主府給我做男侍?人會一時犯蠢,但不會犯蠢一輩子,若以為我還是從前的顧君霓就錯了!”

  她冷笑著扔下這句話就要走,身後卻傳來謝枕玉無比嘶啞的聲音。

  “如果我說都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