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一切都完了
作者:禾芭芭      更新:2023-01-25 10:59      字數:2091
  裴希臉色一變,恨聲道:“不惜一切代價將她拿下!”

  同時,他轉身朝倉庫走去。

  就在身後拳腳相加的聲音中,他關上倉庫大門點燃了周圍的汽油,然後轉身加入戰局。

  接下來他們的攻勢顯然比前麵的那一波更加猛烈。

  就在倉庫的火焰越來越高,那引擎的聲音在他們不遠處停下。

  一共來了三輛車子,車門打開呼啦啦下了一大群人。

  為首的正是傅景疏。

  裴希看到他目呲欲裂,根本來不及思考自己到底是在什麽時候漏了行蹤,讓對方找到了他。

  他怒吼一聲,“快跑!”

  吼完之後二話不說,轉身就朝密林裏跑去。

  可從車上下來的人們早有防備,早就已經將能進入密林的入口給堵住。

  裴烈也從車上下來,質問:“我弟弟呢?”

  裴希眼看密林是進不去了,又想故伎重施,轉身去抓沈傾清,隻要能把這個人質握在手心。

  眼前這群人就不足為懼。

  可一轉身就看到傅景疏出現在沈傾清身旁,他沒機會了。

  一個沈傾清,他們五個人都搞定的那麽吃力,再加上一個傅景疏……

  他停下腳步,慢慢閉上眼睛。

  一切都完了。

  傅景疏關心的看著身旁妻子,失而複得的幸福讓他說不出話來,這幾日看似平靜,卻失去了平衡的心跳,才終於慢慢平穩下來。

  “沒事吧?”

  沈傾清搖搖頭,“沒事,別擔心。”

  傅景疏輸了口氣,將身旁妻子擋在自己的身後,目光望著裴希,“你最好束手就擒,你已經沒有可能逃脫了。”

  裴希不動,“怎麽找到我的?”

  身後的裴烈上前一步,怒聲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把我弟弟弄到哪裏去了?!”

  裴希的目光慢慢落在倉庫。

  這間倉庫已經被火光徹底淹沒,裴烈瞳孔慢慢收縮,肝膽俱裂,根本顧不得那能將人吞噬的火的危險,謝謝,隻是被本能驅使著衝了上去!

  毫無意外被身後的人們攔住。

  “大殿下,你不能去!”

  “殿下冷靜一下!”

  大家望著那團衝天火焰的目光裏,也都充滿了悲傷與震怒,可他們已經損失了一個殿下,絕不能再損失第二個。

  裴烈被他們牢牢抱住,盡管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卻根本沒機會衝過去。

  隻能眼睜睜看著火焰一點一滴吞噬了整個倉庫。

  “裴吉……”

  裴烈雙腿一軟,跪在地上,眼淚從猩紅的瞳孔中流出來,聲音更是嘶啞的不像話,

  裴希看到這一幕深感痛快,“雖然我今天跑不掉了,不過我依然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一幕。”

  裴烈猛地轉頭,目光充滿仇恨,“裴希!”

  “恨我嗎?”裴希反問,“可就算再恨我也沒用,他回不來了。”

  “我要殺了你!”

  裴烈猛的發作,用力掙脫開所有人的束縛,朝他衝了過去。

  裴希不躲不閃,就那麽望著他。

  反正左右都是死,如果能再趁機殺掉一個,他也不算虧。

  沈傾清出聲道:“攔住大殿下!”

  其他人立刻不要命般衝上去,他們不能和殿下動手,就隻能故技重施,用人海戰術將裴烈團團圍住。

  裴烈寸步難行,怒目而視,“你們趕緊放開我!”

  “裴吉沒死。”

  沈傾清一句話,驚的裴烈和裴希都轉頭看向她。

  裴希立刻反駁,“這不可能!那麽大的火,沒有人能活下來,他又不是什麽銅頭鐵骨,除非他會飛,否則根本不可能從火焰中逃離!”

  裴烈心中絕望,可是相比於裴希他更願意相信沈傾清。

  難免存了最後一次希望。

  沈傾清看向左邊的山林,“就在剛才我們打鬥之時,他已經順勢離開,現在應該就在那片山坡上,趕緊派人去找,他深受重傷,需要治療。”

  裴烈立刻就信了,原本被怒火衝昏了頭腦,霎時間冷靜下來,“你們幾個立刻去山坡上尋找!”

  其他人聽到殿下還活著,心中也非常高興,二話不說就去找人了,當然也留下了幾個人手。

  將裴希一行人拿下,足夠了。

  沈傾清問道:“裴希,現在你已經無可逃了。”

  裴希歎了口氣,“是啊,最終還是被你們抓到了。”

  “那天晚上你到底去見誰了?”沈傾清始終覺得,這件事情裏頭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可要他說又說不上來,最明顯的就是裴希這個人。

  他給人的感覺很矛盾。

  似乎一心想要登上王位,可卻又不那麽在乎。

  裴希深深看了她一眼,“我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辨認一個人是靠什麽?”

  “容貌,氣質,行事風格。”

  裴希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顧衣服上沾染的灰塵,輕輕歎息,“可是這些都不靠譜啊,一個人要是存了心想騙你,什麽都可以改變。”

  “可是心不會變。”

  沈傾清不讚同他這句話,“沒有人能夠欺騙誰一輩子,隻要他的心裏想要的東西沒有變,那麽他就還是他。”

  “心啊……”

  裴希垂著眸子,神色晦暗,叫人看不出心中在想什麽。

  “現在輪到我回答你的問題了,剛才你問我……”

  “砰”的一聲!

  裴希的聲音戛然而止,緩緩低頭看向自己的心口,那裏已被顆子彈貫穿,鮮血涓涓流下。

  他張了張嘴,臉上似哭似笑。

  早該想到的。

  他早就該想到的。

  沈傾清猛地回頭,就看到裴星手中或者一把狙擊槍從山坡上走下來,“跟這種喪心病狂的罪犯有什麽好說的。”

  “我還有些話要問他。”

  言下之意,誰讓你開槍的?

  裴星頓了頓,低聲道:“抱歉,我隻是覺得這種人不會說實話,再給他時間,怕又起變故。”

  沈傾清還是有些惱火,上次也是這個二殿下,才導致裴吉失去一根手指,這次又是他來壞事!

  她忍了忍沒忍住,譏諷道:“要不是知道你是王室的二殿下,我真以為你是在殺人滅口的!”

  裴星麵色一凜,“你不要平白壞我的名聲,我跟他可沒什麽關係,我隻是擔心他再逃跑。”

  沈傾清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她向裴希走去。

  裴希已經仰躺在地上,身子。

  “我……我……”

  他在說話,沈傾清猶豫了一下,彎下腰湊了過去。

  

  雙寶集結,拐個媽咪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