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三隻老狐狸
作者:香林1      更新:2023-01-25 10:58      字數:2147
  周雀華說到這裏,聲音又頓住。

  她目光微閃,欲言又止。

  上麵坐的三位大人都是人精,看到她這副模樣,就知道她是什麽意思。

  石抱石一拍驚堂木:“大膽周雀華!事到現在,你還心存僥幸不成?

  你最應該做的,就是配合官府查案,把知道的都一五一十說清楚,不許有所隱瞞,也不許誇大胡說。

  若是想以此拿喬,本官可以告訴你,你是打錯了算盤!

  本官是給你一個機會,若你不說,本官也不強求,自會有別人說,也查得出。”

  他衝外麵的衙役一招呼:“來人!”

  眼看衙役們就要進來,榮小姐怒聲斥責周雀華:“賤人,還不趕緊說?難道還不夠丟人嗎?”

  周雀華也扛不住,趕緊叩拜:“大人,大人,我說,我都說!”

  榮小姐哼一聲,低低罵了句“賤骨頭。”

  周雀華顧不得這些,繼續說:“民女看到一個身穿黑色鬥篷的人,那些拿著刀的人都聽命於他。

  我當時害怕極了,生怕發出聲音讓他們聽見。

  看了一會兒,他們總算把東西搬完,拿刀的人也離去大半,我正想鬆口氣,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是……呂川洋,我還以為自己心慌意亂聽錯了,忍不住從洞中往裏看。”

  周雀華喉嚨滾了滾,聲音也低下去:“我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但我的確看到,呂川洋和那個穿著黑鬥篷的人在一起,而且,他對那個男人還格外恭敬。”

  “大人,關於那裏,我真的就知道這麽多。

  後麵的這些,我對誰都沒有說過,哪怕是對呂川洋也不曾提過半個字。

  他一直都以為,我和之前一樣,對那裏並不知情。

  大人,民女就是一個弱女子,很多時候也是被逼無奈,大人,求您開恩啊……”

  她說著,又嚶嚶哭起來。

  石抱石一拍驚堂木:“好了,大堂之上,注意儀態。若你對所說一切,沒有異議,就簽字畫押吧!”

  周雀華畫了押,衙役把她暫時收押入大牢。

  身負殺人之罪,不可能輕鬆脫走。

  堂上跪著的,隻剩下榮小姐。

  “大人,您都聽見了,毒死呂老夫人的,不是我!

  可憐我被呂川洋一直欺騙壓迫,以毒殺婆母之罪欺壓至今。

  如今真相大白,大人,還請您為民女做主,還我清白!”

  石抱石略沉吟:“不錯,殺人凶手不是你。”

  榮小姐高興至極:“多謝大人!”

  “但是,”石抱石話鋒一轉,“你雖未毒殺婆母,但你也不是清白無辜。

  那些死去的女子中,也有你一份吧?更何況,誆騙公主,意圖謀害,也是你做下的。”

  榮小姐臉色白如雪,趕緊看顧晚晚。

  顧晚晚氣定神閑,沒有半點替她說話的意思。

  顧星離沉著小臉:“榮小姐有膽子做,怎麽,今日倒是沒有膽子承擔了?”

  榮小姐嚅嚅道:“我也是一時糊塗,沒有想那麽多……”

  “嗬,沒有想那麽多,還差點要了我阿姐的性命,若是想得多了,恐怕就不止這些了吧!”顧星離毫不客氣地反唇相譏。

  榮小姐垂頭,不敢多言。

  石抱石揮手,讓人把她也帶下去。

  守在門外的衙役也被支走,石抱石問:“公主,小殿下,二位大人,茲事體大,下官以為,還是要盡快稟報皇上。”

  刑部尚書道:“話是不錯,但那個黑鬥篷究竟是何人,尚未查明,諸多細節,也並沒核實。

  我們先假設那些銀子就是軍餉,那麽,這其中要查的可太多了,首先就是戶部,賬目,出庫記錄,當值人員等等。

  還有那些負責押運的人,那可不是小數目。所以……”

  他說到這裏停下來,後麵的沒再說。

  大理寺卿摸著胡子,沒有說話。

  石抱石擰眉:“要查的的確不少,但是,如果此時不告訴皇上,如何往下進展?

  戶部可不是省油的燈,也不是想查就能查的,更何況如此大的事,若戶部真的牽扯其中,就更不會輕易讓查。”

  “下官以為,無論銀子是否軍餉,無論背後之人是誰,都應當先稟報皇上,讓皇上下旨安排。”

  “若事事都煩勞皇上,皇上豈不被煩死了?”刑部尚書意見不同,“本官的意思是,我們先暗中查一查,不打草驚蛇。

  若是稟報皇上,下旨查辦,走漏了風聲,隻怕事情會更不好辦。”

  大理寺卿略點頭:“銀子能找回自然是好,可如果找不到首惡,才是禍患。”

  三人說了半天也沒個章程,顧晚晚道:“三位大人,不如讓本宮來說說?”

  “公主請講。”

  “呂府是北康王查的,藏銀子的暗室,也是王爺發現找到的。

  現在王爺已經命人嚴守,除了我們幾人,其它人還不知。

  父皇那邊,王爺已經進宮去向父皇稟明,石大人說得對,茲事體大,不報父皇怕是不妥。”

  “但,尚書大人所說也有理,旨意下,就有可能打草驚蛇,讓首惡藏起來。

  所以,本宮的意思是,會向父於請一道密旨,對外不走漏半點消息,但此案必須要盡快查,不能拖。”

  三人點點頭,起身道:“但憑公主安排。”

  “石大人,還勞煩你把牢房看管得嚴些,她們二人都很重要,一不能被人救走,二不能畏罪自殺。”

  被人救走是不太可能,關鍵是“畏罪自殺。”

  三人都是老狐狸,自然明白這話中的意思。

  石抱石點頭:“公主殿下,下官明白。隻是,京兆府衙門就是一般的小衙門,看守的也隻是一般的獄卒衙差,若是尋常事還好,此番事情重大……”

  他神色嚴肅地看向大理寺卿和刑部尚書:“既然二位大人與下官共同審理此案,不知能否借調點人來?”

  兩人麵帶微笑,心裏齊齊罵:老狐狸,奸詐啊奸詐。誰說石抱石耿直得沒一點心眼的?

  但人家說得也在理,也隻能如此答應。

  顧晚晚心中暗笑,想著再派幾名赤羽衛來,暗中協助,不告訴他們,讓他們三個都上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