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什麽獨立導演
作者:司馬圭太      更新:2023-01-25 11:28      字數:2456
  《幸運》播出後,放映室內的觀眾鼓起掌來。

  非常不錯的短片電影啊,觀眾們心道,一部成功的電影該有的元素都有了:立意和情節,雖然結尾處感覺有些倉促,但是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電影了。

  一些觀看的審核員們默默地在心裏為這部電影打下了高分。

  電影結束後,岩井哲也出現,開始回答一些觀眾們的問題,開起了討論會。

  看著觀眾們對這部影片抱有很大的熱情,他的內心也由衷地感到喜悅。

  這部《幸運》他進行了補拍和重新剪輯,增加了時長,他自信比在校園放映的時候更能打動觀眾。

  討論會結束後,通過觀察幾位明顯是審核人員的觀眾的神情,他知道,自己的作品在他們心中的得分一定不會少,於是打心底鬆了一口氣。

  他展開手裏的影片時刻表,目光在上麵上下掃動,然後視線停留在《驀然回首》四個字上。

  下午四點開始放映,岩井哲也心裏頓生比較之心,他倒是想看看這個電視劇界的天才編劇,在電影領域是否還能那麽生猛。

  “可別小看電影啊……”岩井哲也都囔道。

  到了下午一點,藤原圭已經看了四部電影,一部長片,三部短片,看得腦袋都有點發脹。

  本來藤原圭就是標準的商業片愛好者,喜歡看“找貓咪”式電影,但是個人電影由於導演經驗不足,又不用於商業,往往天馬行空,娛樂性少了許多,雖然也有個別還不錯的片子,但是看起來很累。

  相形之下,之前在學園祭看的岩井哲也的那部《幸運》就好上許多,雖然還有些稚嫩,但能看出來電影有章法可循,娛樂和深度都有,不愧是學院派出身。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在技術方麵非常純熟了。

  再鍛煉兩年,如果有個好本子給他,或許能拍出不錯的電影。藤原圭心道,頓時起了愛才之心。

  大野長治也從放映廳走了出來,揉著山根,摸了摸肚子說道:“肚子餓了,去吃午飯吧。”

  “附近有家蓋飯店,味道不錯。”藤原圭說道。

  藤原圭現在也算半個美食家了,在高木信聰的帶領下吃遍了半個東京,這裏附近的蓋飯店上個月高木信聰才剛剛帶他來吃過,藤原圭打算拍攝《孤獨的美食家》第二季的時候用上。

  井之頭五郎作為這個時代最強的探店博主,他去過的店第二天就會成為熱門的旅遊景點。

  所以《孤獨的美食家》雖然完結了,但是電視台總是收到各個店家寄過來的信件,希望節目組拍攝第二季的時候能來他們店裏拍攝。

  《孤獨的美食家》暫時還沒有拍攝第二季的企劃,主要是人手不夠,在輪番拍攝月九劇之餘,抽不出人手來再拍攝一部夜間劇。所以藤原圭最近也在考慮和製作局合作聯合拍攝的事宜。

  藤原圭和大野長治前往附近的那家蓋飯店,坐在角落的桌子上,大野長治點了豬排蓋飯,藤原圭點了鰻魚飯。

  這時一隻女士挎包放在藤原圭旁邊的桌子上,藤原圭下意識地轉頭望去,隻見一個氣質很好的女人做了下來,看上去三十六七歲,但是保養得非常不錯。

  藤原圭在她身上掃了一眼,從頭到腳穿戴的都是歐洲的奢侈品牌,光放在桌子上的那個包就是一輛轎車的價錢,渾身上下隻有腳上的那雙皮鞋看不出品牌,不過根據藤原圭的經驗應該穿的是更昂貴的私人訂製。

  這一身裝扮感覺和這個賣蓋飯的小店格格不入,但是女人卻很熟絡地點了蔥燒牛肉飯,還能和店員隨口聊兩句,應該是經常來這裏吃飯。

  不一會兒,一個男人也走進這家蓋飯店,男人坐在對麵環視四周,“這就是你說的整個港區最好吃的料理店嗎?”

  “是的,要不要嚐嚐呢?可比什麽懷石料理、魚子醬要美味得多。”

  “哈哈,那麻煩神穀小姐給我推薦了。”那名中年男子說道。

  “白井專務?”藤原圭聽到聲音,出聲喚道。

  男子回過頭來,看到藤原圭一愣,然後站起身來,“藤原老師。”

  藤原圭笑著與他握手。

  男人名叫白井英二,是影視製作公司鬆日映畫的一名專務董事,而鬆日映畫也是負責製作發行《白夜行》的影視公司。

  二人不久之前還見過麵,藤原圭賣出了《白夜行》的影視改編權,去鬆日映畫的時候,鑒於藤原圭如今在放送界的地位,白井英二親自招待的他。

  而坐在白井英二對麵的那個女人,藤原圭也終於認出來了,是神穀桃香。早稻田大學文學院的教授,也是非常有名的作家和文學評論家。不久之前,還寫了一篇《無家可歸的小孩》的評論散文,在讀者群體中引發轟動,在文章中,也將藤原圭盛讚了一番。

  藤原圭雖然也是作家,但他是推理小說家,和神穀桃香圈子不同,並沒見過,隻是互相聽過對方的大名。

  “藤原桑,久仰。”神穀桃香這時也認出來了藤原圭,伸出手來。

  “神穀老師,你之前發表在《野性呼喚》上的文章我看了,寫的非常動人,想不到您還有這麽一段過往。”

  神穀桃香道:“那也是受了您作品的啟發,《無家可歸的小孩》是部非常優秀的電視劇作品,我非常期待第二季。”

  那你可期待不著了。藤原圭心裏腹誹道。

  “這位是……”白井英二看著大野長治,和藤原圭一起坐下吃飯的人,應該也是業內人士吧?

  “這位是我的朋友,大野長治,現在是一位獨立導演。”

  “你好,幸會。”白井英二笑著和大野長治握手,但是心裏並沒有對這個過多在意。

  獨立導演什麽的,白井英二見過很多,這些人自稱電影作家,但很多都是因為能力不足以令大型影視公司聘請,又不願意從基礎崗位做起,而被迫獨立。

  有一句話不是這麽說嗎,二十多歲又沒有工作的年輕人,往往會把自己幻想成一位作家(第一次看到這句話時差點兒哭了)。

  當這個年輕人得到一台8攝像機後,又會聲稱自己是獨立導演。

  這時,白井英二忽然又想起什麽:“您是來參加電影節的嗎?是有作品展出嗎?”

  藤原圭笑著點頭:“對的,我和大野桑合作的作品是本次電影節的展出作品之一。大野桑負責監督,我負責編劇。”

  “真的?”白井英二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藤原圭也作為創作者來參加了這個電影節,看來以後不能把peer當成尋常新人展對待了,說不定就有藤原圭這樣的大老忽然想來跨界玩一玩。

  “作品叫什麽名字呢?”神穀桃香忽然問道。

  藤原圭這時看到神穀桃香戴在脖子上的工作牌,問道:“神穀老師是電影節的審核人員嗎?”

  神穀桃香點頭:“是的,雖然我不是業內人士,但因為曾經發表過不少影視評論,所以這次受邀成為了特邀觀眾。”

  藤原圭轉頭又看向白井英二:“白井專務也是嗎?”

  白井英二道:“對,我也受邀了。”

  藤原圭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能告訴二位了,以免有走後門之嫌。畢竟我和大野的目標,是獲得peer的頭名獎項。”

  東京文娛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