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屍王
作者:風戀刀      更新:2023-01-25 10:57      字數:2673
  丁小乙看到那厲鬼手中兵器也化作了無數的鬼氣,而那厲鬼身影逐漸的消散於這黑色的巨柱之中。

  符光閃爍不止,

  丁小乙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他心裏卻是緊張不已,也不知道這巨柱之中又會出現什麽樣的厲鬼。

  “哢嚓“一聲,

  又是一陣輕微的碎裂聲傳進了丁小乙的耳中,他心中一緊。

  接著那祭壇血池裏的血水發出陣陣轟鳴聲,

  汩汩的血水席卷而起,如層層疊疊的血浪滔天般。

  那血池裏的血霧卻是更加的濃鬱了,滾滾的血霧向著那巨柱席卷而去。

  “砰“的一聲,

  丁小乙駭然的發現那巨柱之上的浮雕都活了過來。

  隻見一道宛如猴子般的厲鬼從那巨柱之上躍下,而又有數道厲鬼身影從那巨柱之上躍下。

  數道厲鬼身影紛紛向丁小乙撲來。

  它們張著鋒利的獠牙,有的伸出著猩紅的舌頭,它們化作了無數道鬼影向丁小乙撲來。

  丁小乙看到數道身影,他隻覺頭皮發麻。

  這厲鬼動作快捷無比,瞬息便至。

  丁小乙則是揚著手中笑其劍向著這群厲鬼揮舞而去,隻見劍光如芒劍氣縱橫,一道道劍氣激蕩而起。

  “噗,噗,噗“,

  無數道劍氣沒入了這群厲鬼身體之中。

  而這群厲鬼卻渾然不顧,張牙舞爪般的向丁小乙撲來。

  看到這群悍不畏死的厲鬼,

  丁小乙心中一歎,體內的劍意如潮水般激蕩而起、

  那劍意化作了層層疊疊的驚滔巨浪向著那厲鬼籠罩而去。

  而那厲鬼似乎並不懼怕丁小乙那層層疊疊的劍意,它們從那宛如潮水般的劍意中肆意穿梭而過,輕易的就將他布下的劍意禁錮給撕裂而開。

  “嘶……“,

  一道厲鬼吐著那猩紅舌頭撲向了丁小乙。

  而丁小乙看到那蒼白如粉的麵容時卻是渾身一個激靈。

  他揚劍向著那厲鬼狠狠的一斬。

  那厲鬼卻是身形一翻,輕易的就避開了那一劍。

  “吱……”,

  此時又有一隻厲鬼化作了靈猴般撲在了丁小乙的後背之上。

  丁小乙卻是心頭大驚,他飛起一腳欲將那厲鬼踢飛。

  而他的腳卻是從那厲鬼的身體裏穿透而過。

  他忘記這厲鬼並沒有實體,隻是由無盡的鬼氣而成的。

  “吱……”,

  那靈猴般的厲鬼撲在了丁小乙的後背之上,讓他不由得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而他周身的劍意卻無法將這些厲鬼禁錮住,所有的厲鬼仿佛無視他那淩冽的劍意般,紛紛向他湧來。

  這些厲鬼實力詭異無比,

  無視他那霸道而又純陽般的劍意,他不由得心中一慌。

  而這些撲在他身上的厲鬼卻張開著那猙獰的大嘴一口咬了下來。

  丁小乙頓時嚇得心驚膽顫,他感覺到了自己的肉身被這群厲鬼咬住般。

  他也感覺到了自己的生機正是被這些厲鬼吞噬般。

  如此詭異的一幕他還是第一次遇見,而他雙臂也被幾隻厲鬼死死的抓住了。

  劍意無用,縱然手中有神兵仙器那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丁小乙周身已經掛滿了無數隻厲鬼,而這些厲鬼開始吞噬著丁小乙的生機。

  他感覺到了自己的生機正在源源不斷的流失著,這種感覺讓他毛骨悚然。

  他卻是沒有想到這些厲鬼如此之詭異,他腦海裏不住的尋思著。

  他意念一動,一張紫色的符紙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天地有形,乾坤無極,急急如律令,撤!”

  丁小乙一聲厲喝,而他手中的那道紫色的符紙化作了無數的道雷電向著撲在他身上的厲鬼劈落而去。

  這紫色的符紙也是師父留給自己保命用的底牌之一,隻見他手中符紙向著高空一扔。

  那紫色的符紙化作了千萬道雷電向著撲在他身上的厲鬼劈落而下。

  “劈裏啪啦”,隻見陣陣電芒劈在了這些厲鬼身體裏。

  “嗞……”,電芒劈落,

  這些厲鬼卻是如遇到了克星般,它們嘴裏發出陣陣的嘶吼聲。

  而那雷電越來越盛了,化作了一張電網籠罩而下。

  “嘶……”,

  丁小乙身上也被那雷電劈中,而他卻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反倒是那些撲在他身上不住吞噬他生機的厲鬼,卻是被那些雷電化為了虛無。

  鬼氣在那一刹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丁小乙那種被吞噬生機的不適感這才消除。

  “嗞……”,

  虛空之上,那紫色符紙化作了雷電發出陣陣聲響。

  而那祭壇裏的血池也在發出陣陣的咆哮聲,似乎在對那符紙化作的雷電很是憤怒。

  “好了,就這樣吧”,

  一道仿佛穿越亙古而來的聲音響起,那古老的聲音裏透出無盡歲月滄桑般的韻味。

  丁小乙一聽到那聲音,他心中不由得一怔。

  “轟……”,

  那古老而又充滿著滄桑的聲音響起之後,那祭壇血池發出陣陣轟鳴,似乎在回應那道神秘的聲音。

  而丁小乙頭頂之上的符電也隨著能量用盡而開始消散了。

  那古老而又滄桑的聲音充斥著一股無上的威壓,丁小乙卻是心中莫名的一顫。他感覺那聲音給他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而他是第一次聽到那聲音。

  祭壇中的血池沸騰不已,似乎是對那聲音感覺到了無比的興奮和開心,而那數根巨柱也是發出陣陣的顫抖。

  鬼氣消散,那巨柱之上的浮雕開始變得寂靜。

  丁小乙立於那巨柱中央,他仰頭想要找到那發出古老而又滄桑聲音的出處。

  【鑒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盡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

  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的收獲。

  那聲音仿佛穿越了亙古時間長流般落在了他的耳邊,那聲音神秘卻令人心而神往。

  就在丁小乙心存疑惑之際,隻見了那無盡的虛空之中浮現出了一道巨影。

  那是一道蒼老的麵容,那麵容上一對深邃而又睿智的眼眸正俯視著他。

  那隻是一張人臉,卻給丁小乙一種悍然不可抗拒的感覺。

  “你來啦”,那人臉向丁小乙幽幽的說道。

  顯然那人臉是認識丁小乙,????????????????

  而丁小乙看著那陌生卻給他感覺熟悉的人臉,他的心開始發出怦怦亂跳。

  “認識我”,丁小乙向那人臉問道。

  他覺得那人臉應該是認識他的,否則怎麽會開口向他打招呼。

  “我不認識你”,而那人臉的回答卻是讓丁小乙心中一怔。

  “你就是屍王嗎?”丁小乙又向那巨大而又蒼老的有臉問道。

  他覺得這張人臉應該就是屍王的人臉,從那人臉上散發出難以抗拒的威壓和無上的大道法則。

  “不錯,吾乃屍王”,那人臉並沒有否認,而是直接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丁小乙卻是心中疑惑不已,屍王的實力堪比登天境。

  而他所看到的那張人臉實力遠超登天境大修。

  “你是來阻止我進棺山嗎?”丁小乙很是認真的向那張人臉問道。

  他覺得屍王應該是阻止他進入那真正的棺山之中。

  “是,也不是”,那張人臉也是很認真的向丁小乙回答道。

  “是又或不是,這是什麽意思?”丁小乙更加的疑惑了,這樣的回答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你可以理解為吾就是守棺人”那人臉並沒有任何的波瀾,而是很認真的向丁小乙回答道。

  “守棺人,守陵人我聽說過,卻是沒有聽說過什麽守棺人。”丁小乙低頭沉思了一會,他又向那人臉說道。

  “因為此處並不是陵墓,而是一具巨棺。”那人臉睿智的目光落在了丁小乙的身上,似乎早就將丁小乙看了個通透。

  感覺到了那不帶任何感悟波動的目光,丁小乙心中不由得一緊。

  “你的意思是說這巨棺的主人並沒有隕落,對吧”丁小乙仰頭又向那虛空中的巨臉問道。

  “可以這麽說,因為那棺裏根本就沒有任何隕落者,那巨棺在等一個有緣人。”那巨臉向丁小乙回答道。

  醉裏,劍氣如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