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星際嫡女的歸來(21)
作者:N度茶彌      更新:2023-01-25 11:20      字數:5043
  扶家是一階世家,扶家家主有些花心,原配夫人在扶永康出生後沒多久便辭世了,這家主是一任夫人接著一任夫人地往家裏抬。

  每一位夫人都曾經是他的真愛,還是那種愛到孕育一二三個孩子的地步!

  可以說扶家家主的風流和扶家子嗣眾多,在星際是出了名的。

  扶家家主正值當年,一群長大的兒子們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暗地裏互相針對想爭奪家主的位置。

  家主隻有一位,可是他們卻有二十多位少爺們,不可能人人都能坐上家主的位置,是以他們漸漸抱團。

  生母低微的扶永年成為老八、老九、老十和十四愛戲弄和欺負的對象。

  即便老大這一派沒怎麽欺負扶永年,可他們看他的目光也是高高在上,帶著憐憫的姿態,是從精神上的羞辱!

  過往的一切記憶碎片,被扶永年給黏連在一起,細細體會著原主的痛苦、無奈和屈辱。

  如今這老大扶永康向他賣好,無非是看上他媳婦煉器的手藝和他的天賦,以為他們這些人隨便示好,就能哄騙他這個小可憐回心轉意,顛顛跟著回去嗎?

  扶家但凡用點心思,都不能抱著糊弄他的想法。

  原主的離開,在扶家絕對沒有掀起一點浪花,家主頂多訓斥那幾人兩句,不想再見到他們兄弟相殘的景象,畢竟其他兒子多多少少都得家主的喜歡,最重要的是那些兒子的生母娘家有些勢力,豈是隨便欺負的對象?

  見到他扶永年的出彩,扶家才起了將人召回的心思,隨便賣個好。

  或許此時那幾人剛被禁足了,但也是做給他看的!

  被他戳破了謊言,扶永康眼裏閃過抹不耐煩,可是他仍舊溫和地道:

  “七弟,都是自家兄弟,平時老八他們鬧得凶,當時他們年紀也小,沒有分寸……”

  “咱爸已經狠狠地教訓他們了,如今你回來,正是讓他們為自己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你真的願意讓自己在藍星平白受到的苦難,拋到腦後嗎?”

  扶永年不客氣地挑眉:“我說大少爺,你確定是我在找場子、以牙還牙,而不是成為你借來的刀,替你將他們這道障礙清除掉?”

  扶永康緊緊握著拳頭,幾年沒見,當初那悶不吭聲任由人欺負,隨便他們給點好臉色,就能讓他感動不已的少年,已經沒了蹤跡。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不知道經曆過什麽險惡、能夠看透別人算計,又對扶家不屑一顧、能力卓絕的青年!

  扶永康連連搖頭:“七弟,你年紀輕輕就已經奪得五十歲以下所有異能者的冠軍,天賦卓絕、實力強悍,是當之無愧的繼承人候選人之一。”

  “我,我不管能力、天賦還是勤奮程度,在兄弟們中排不上號,不過是一些長老和父親的執念。”

  “我早晚是要為你們讓道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明白自己不是當家主的料,是以在別人看來老四、老五和十三他們的站隊,何嚐不是他在站隊老四呢?

  一個人平庸不算什麽,隻要能認清形式,將小命得以保留,就是智者!

  扶永年低笑聲:“我可以自己創造一個王國,又何必對別人搖首垂憐呢?”

  扶永康抿下唇,“那七弟連自己的母親也不要了嗎?”

  扶永年的生母年半煙身份不詳,是受到扶家家主的吸引,不顧他已經有了妻子,自甘成為妾室,甚至是貼身侍婢。

  不過年半煙容貌卓絕、氣質脫塵,也挺受到扶家家主扶修文的喜愛,不僅有了扶永年,還給將年半煙的姓加入進去!

  星際父母與子女的感情並不太深厚,尤其是世家中,畢竟現在都是體外培育後代,父母雙方各自貢獻些優質細胞。

  沒有體會過十月懷胎的辛苦和期待,而且孩子們出生後都有專門機構幫帶,父母有空的時候,還得是他們能夠想起來,才會將娃招到跟前培養下感情。

  可以說孩子在某種程度上,是大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

  尤其是年半煙全身心都撲在扶修文身上,偶爾召見扶永年,也是希望他作為她爭寵的工具,將原主對父母的渴盼和孺慕之情,一點點給消磨殆盡了!

  早年孩子們的成長費用需要父母支付,而等父母老去的時候,得需要孩子們護他們平安不受人欺辱。

  這是相互的,扶永年挑眉說:“等什麽時候她真正需要兒子的時候,我再回去也不遲。”

  扶永康見他油鹽不進,忍不住低吼道:“老七,你真不認家門了嗎?”

  “不管你怎麽去了藍星,經曆了什麽事情,但是你總歸是在扶家長大的!如今扶家發展需要你,還請七弟能夠認真思考後再做回答。”

  “星際之大,如果七弟沒有世家作為依托,你很有可能會徹底失去自由的。”

  說完,他麵色難堪地離開了。

  扶永年和魏聽白的心情並沒有因此受到一點影響。

  他們還在低聲規劃著星體如何布置,別人以為是白年星,其實他們在探討魏聽白的空間。

  既然魏聽白的空間麵積足夠大,那麽各種靈果、靈蔬、靈藥和靈米等等靈植,每一種都可以大麵積耕種了。各種動物有了廣闊的活動區域,加上靈氣濃度提高,肉蛋奶品質也會拔高一大截!

  倆人不需要為倉庫麵積受限,而艱難地對囤貨進行一次次地精簡。

  這一次他們還入手了不少智能機器,什麽倉庫收納員、飼養員、種田能手等等,隻要他們將程序都錄入進去,智能機器人就會根據各種判斷,而自主選擇模式。

  隻要各種零件充足,智能機器人能夠自檢,自個兒更換和養護,十分省心省力。

  相比較耗時耗神的精神控製和法術,當然是智能機器人更合他們的喜歡。

  扶永康將事情匯報給了扶家家主。

  扶家家主表麵上帶著笑,可是他眸子冰冷得緊。

  雖然扶家上麵還有超階世家,可是扶家家主顯然將自己當成了土皇帝,被眾多女人和下人們捧的失去了對自己的準確認識,在他看來,孩子們是他的所有物。

  如果沒有他,哪裏還有扶永年?

  “汪家的閨女來了嗎?”扶家家主淡淡地問道。

  雖然扶永康資質普通,可是他這點腦子還是有的,立馬明白過來父親打的是什麽主意。

  汪家也是一階世家,排名比扶家略微靠後,也是不錯的聯姻對象。

  之前便是汪家嫡次女與扶永年定的娃娃親,後來被老八他們一陣折騰,將扶永年送到藍星上,讓老十取而代之。

  不過汪家女兒不少,嫡女都有了婚約,但是還有不少庶女陸陸續續被記在嫡母名下,成為最佳聯姻工具。

  扶永康點點頭:“年家舉辦這次宴會,超階世家和一階世家都在這裏呢,誰不是帶著兒女來的?”

  談生意、做兒女親家,是世家聯手合作的方式。

  別說個人了,就是世家,如果沒有寬大的關係網,也很容易消散在宇宙的曆史長河中,連曇花一現都夠不上。

  扶家家主勾下唇角,“替我跟汪家家主遞句話,扶家好兒郎喜歡憐香惜玉,可是咱們扶家並不認永年身邊的那位。”

  “永年在咱們家跟小透明似的,卻也是我點頭同意他來到這世上的。他是我們扶家正兒八經的少爺,那麽他的妻子必須是一階世家的嫡女!”

  “當然了,永年優秀,才能引得優秀的女人。汪家如果能接受永年先有妾室,後成婚的話,那他們可以挑選個閨女……”

  扶永康遲疑下,並沒有尋汪家家主,而是用傳訊的消息,將這事跟汪家的一位少爺說了,讓其轉達扶家家主的意思。

  如今魏聽白正是大家夥愛惜的對象,他們不好正大光明跟汪家議親,便隻能暗地裏通訊。

  很快一位汪家庶女接到要與扶永年定親的任務,那庶女算得上是汪家剛選出來記在嫡母名下,準備在這次宴席上聯姻用的棋子。

  原本汪家不願意得罪魏聽白,但是想想扶永年天賦了得,才二十二歲已經拿得擂台賽的總冠軍,往後前途無量。

  一名高階異能者,勝過一名匠師了,畢竟靈晶不過是輔助的功效,修為能爬多高還是要看個人的天賦、資質和努力了。

  而且他們相信那魏聽白也是想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會選擇扶永年的。

  匠師本事再高,沒有高階修士護著,命運也不見得多好。

  是以汪家琢磨了下,還是決定將聯姻進行到底!

  扶永年把玩著魏聽白的手,與年家三少有一搭無一搭地說著話,突然一位穿著粉色紗裙、帶著銀冠的女子夾裹著陣陣香風,輕笑著走過來。

  “扶七爺你好,我是汪家的汪秋雙,嗯,準確來說是你的未婚妻!”她大方地伸出手自我介紹著。

  扶永年眼皮都沒抬,倒是微微用力捏了下魏聽白:媳婦兒,你男人被人惦記了,你不出戰嗎?

  魏聽白用手指回掐了下:自己招惹的桃花,自個兒解決,解決不好,嗬嗬……

  扶永年頭皮一麻,哪裏敢怠慢,直接冷聲說:“很抱歉,我想你弄錯了一件事情,我姓扶,卻不再是扶家七爺,不能給你提供助力。”

  “所以你找錯了人,而且我的媳婦隻有一個,就是我旁邊這位才貌雙絕的女子。”

  “難道你在她麵前,不會自慚形穢嗎?”

  汪秋雙為了攀附富貴,不知道做了多少努力。她明白,如果自己被扶永年拒絕後,會被汪家當成棄子的!

  她剛才所依仗的便是汪家女的身份,可是她發現扶永年並不會看在眼裏。

  汪秋雙作為庶女,對人情緒和心思的揣摩特別透徹。她好不容易掙來的機會,哪裏舍得放棄呢?

  她臉上並沒有尷尬之色,反而楚楚可憐道:“扶先生,我知道您是個麵冷心熱的人。”

  “我……”

  不等她繼續說,扶永年打斷她的話,“錯了,我就是麵冷心冷,你如何與我何幹?”

  “你都長這麽大了,不還好好活著?不要將你命運淒慘,扣到我拒婚上!”

  汪秋雙這時候臉色才有了難堪的跡象。

  她沒想到自己動了什麽念頭,對方都能摸得一清二楚。

  不等她再起什麽心思,年家三少直接喊來侍者將她給請走了。

  魏聽白側著頭看向扶永年。

  後者有些莫名和心虛,“媳婦,你,你看我幹啥?我處理的不對?”

  魏聽白搖搖頭,就是有些疑惑:“為什麽是我呢?”

  絕地戰神自個兒都不清楚在宇宙中生存了多少歲月,看盡多少生老病死,又怎麽會對她一個小小任務者而鍾情?

  她很怕自己是他的一道情劫,劫難一過,他繼續高高在上與天地同壽,而她則守著一心裂痕,狼狽殘喘!

  扶永年明白,媳婦這一世又到了情緒拉扯的關鍵點了。

  他笑著鄭重地說:“愛情這事還真不好解釋,就是我們彼此相吸引、難以抗拒。”

  “可是細細看來,也並非隻是莽撞的感情,我們各個方麵都很合拍,就像是生來就等候著對方。”

  “媳婦兒,你還小,經曆的事情並不多,殊不知我在這麽多歲月中,孤寂等待的滋味。”

  “我不許你將我否定!品嚐到有人相伴攜手的滋味,我可受不住繼續孤傲了……”

  “我們算是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我認定你,便是一輩子……”

  他的話語沒有多少修飾詞,全是他發自內心的話。

  愛一個人是沒有理由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魏聽白低笑聲。

  以往她都是自己掙紮和調節,如此到成為他一次次對她表明心跡。

  有個人如此守護著她,那她隻需要過好當下,為什麽要想不可預知的未來呢?

  她一直堅信,但凡過去的事情就無需回頭,盡自己所能過好當下,便是無悔!

  魏聽白笑著枕在他的肩膀,“老公,我也很慶幸自己能在那麽多任務位麵,守住自己的心,獨獨等候你的到來。”

  她並沒什麽處女情結,不管是身體還是精神上。

  可是麵對所愛之人,誰又不想要將所有美好的自己呈現出來呢?

  年家對通訊的控製很嚴,而且年家作為超級世家,各方麵能力突出,就連星體上居民都團結一致。

  即便也有其他星體和世家的人,來年延星遊玩、辦事,可是至今年家五位長老結丹成功的消息,尚且沒有在星際蔓延開。

  而這次年家邀請大家夥的理由,也不過是某位長老生辰宴。

  這會兒,主持人登台,笑著開始主持宴席。

  先感謝了大家夥對年家的看重,能不遠萬裏來參加這次的宴席,而年家也不打算賣關子,直接就說了這次宴席的目的。

  “為了給大家夥驚喜,我們才以二長老生辰宴,將大家聚集在此……而具體開辦這次宴席的目的,就由咱們年家家主年興騰先生,為大家夥揭秘……”

  眾人都帶著疑惑地鼓掌歡迎。

  年興騰笑著向大家夥問好,“我想自從擂台賽結束後,最近大家聽到不少超階世家和一階二階世家傳來喜訊,因為他們在擂台賽進行期間,拍到了靈晶煉製的飾品……不少世家家主、世家子或者長老們,修為突飛猛進……”

  提到這裏,大家夥也頗為興奮,沒想到靈晶經過煉製,竟然能夠發揮這麽大的作用,比他們所知道的任何機緣都厲害!

  “可不是嘛,”開口的便是大拇哥上帶著碧色扳指的某家主:“這個靈器可真是太好了,隻有用到的人才能知道全部妙處……”

  “一個靈器,千億星幣都不換呐……”

  得了靈器的人們安耐不住炫耀,又不會將靈器的好處詳細地說出來,就不停地籠統誇讚。

  可這種稱讚方法,隻會讓其他人聽得一頭霧水,沒有想象空間,隻知道擁有靈器的人修為突破速度快。

  等大家夥平靜下來後,年興騰才繼續笑著道:

  “這次我們年家請大家來,其實是為了慶賀我們年家長老突破二十五階,已經達到二十七階中期!”

  他話音剛落,整個會場陷入一片死寂。

  二十五階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天花板了,進入十五階後,大家夥進階速度逐漸緩慢,但是每一階的差距也十分大。

  他們如果沒記錯的話,星際史冊上,可沒有超過二十五階的異能者。

  有人忍不住失聲詢問出來。“年家家主,這可不是兒戲話啊,二十五階可能是受到空氣中靈氣濃度和天道的束縛,幾乎是人類修煉的極限了!”

  “對啊,你們不能為了想要一直霸占超階世家龍頭的位置,故意欺騙我們……”

  “對啊,還二十七階中期,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數千年沒有的事情,不可能此刻被打破。

  大家夥沒有一個人相信的,而這也是當時年延星上眾人,看到大長老出關時候的震撼了!

  正說著呢,年乾淡笑著走上前。他沒有克製壓製著威壓,那無形卻又澎湃的威壓,所到之處都讓人渾身顫栗、不適,想要對其匍匐跪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