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死無葬身之地
作者:一夕煙雨      更新:2023-01-25 11:01      字數:2090
  夜涼如水。

  李園內院,桃桃聽過小公子的斷言,心中波瀾難掩,難以置信地問道,“大商有那麽多巔峰強者,也不行嗎?”

  “戰爭的勝負,從來不由神仙決定。”

  李子夜不急不緩地解釋道,“武道強者,我們有,漠北八部同樣也不缺,有些底牌,不到必要時刻是不會用的,還是那句話,不要小看天下人,隻要不是破五境的神境強者,就一定有辦法對付,即便漠北和中原的武道強者數量有著差距,也不足以改變一場大規模戰爭的走勢,更何況,西域還有一個書生和大批武道強者。”

  “那太商呢?”桃桃神色凝重地問道。

  “太商,應該不會插手這場戰爭。”

  李子夜回答道,“太商在意的是寒冬之劫,至於皇座上坐著的是大商之人,還是漠北之人,他基本不會在意,太商源於道門,千年前,道門傳承遍布天下,中原和漠北、甚至南嶺,於太商而言,區別不大。”

  “若真如小公子所言,儒門也不會插手了。”桃桃凝聲道。

  “嗯。”

  李子夜點頭應道,“儒門和太商一樣,他們在意的是天下興亡,而不是朝代輪替,大商若亡,最多隻是改朝換代而已,誰坐天下,沒什麽區別。”

  “讓人難以理解的境界。”桃桃感歎道。

  “聖賢的高度,不是我們能企及的。”

  李子夜平靜地應道,“他們站得太高,輕易不會插手人間事,甚至,太商若敢以冥土的身份對人族出手,第一個製止他的便是儒首,戰爭打到現在,其實大商能打的牌不多了,國戰不同種族之戰,倘若今天大商麵對的敵人是妖族或者神明,那大商背後,一定有著太多的援手,比如太商、儒門,還有我們,不過,對手若是漠北八部的話,聽天由命吧。”

  “奴婢好像有些明白了。”

  桃桃聽過眼前小公子的解釋,心中了然,說道,“最終決定這個天下歸屬的因素隻會是凡人戰爭,而非神仙打架。”

  “不錯。”

  李子夜頷首道,“大商的和平,隻能由邊關和境內將士打出來,而不是指望太商、儒首這些神仙人物,甚至,那些五境強者都決定不了什麽,你有,別人也有,漠北和西域加起來,未必不如一個中原。”

  “小公子,奴婢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桃桃神色認真地問道,“在這一場戰爭中,李家,如何自處?”

  “盡人事。”

  李子夜輕聲道,“布衣封王,身為武王,自然要竭盡全力護大商百姓的周全,而我們,身為生意人,唯一的任務就是做出更利於自己的選擇,身份不同,職責不同。”

  “奴婢明白了。”桃桃點了點頭,應道。

  小公子的意思是,布衣王,是他留給大商最後的禮物,要還是不要,由大商自己決定。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

  院內,寒月高照,兩道身影憑空而現,正是天之闕與玄冥二人。

  故地重遊,玄冥看到前方房間中的年輕身影,心境卻是完全不同。

  身為煙雨樓的殺手,玄冥深知煙雨樓的可怕,但是,李家的強大,他同樣有所耳聞。

  誰又能想到,煙雨樓和李家,竟然都是出自房間中的那個年輕人。

  “小公子。”

  天之闕帶著玄冥進入房間,恭敬行禮道。

  “速度可真快。”

  李子夜看著房間中的兩人,微笑道,“不愧是影子殺手,辦事效率無人可及。”

  “小公子過譽。”天之闕謙虛地應道。

  “玄冥。”

  李子夜將目光集中到玄冥一人身上,開口道,“我們已不是第一次見麵,應該不用自我介紹了吧?”

  “小公子。”

  玄冥哪敢托大,同樣行了一禮,喚道。

  “你跟著天之闕來了,是不是就說明你願意效忠李家?”李子夜神色平和地問道。

  “天之闕說過,我效忠李家,除了忠誠之外,並不需要多付出什麽。”

  玄冥神色認真地問道,“我想親自向小公子確認一下,是這樣嗎?”

  “沒錯。”

  李子夜點頭應道,“我隻要你的忠誠,除此之外,一切都和從前沒有任何區別,任務的報酬,一分不少,你還能額外從李家得到相應的修煉資源。”

  “這條件不錯。”

  玄冥聽過眼前年輕人親口承認,沒再猶豫,恭恭敬敬行了一禮,說道,“屬下玄冥,見過小公子!”

  “這裏沒有外人,禮數就免了,李家的規矩,天之闕應該也和你說了。”

  李子夜神色平和地提醒道,“李家,規矩不多,最大的規矩就是不要插手別人的事,最不容違背的規矩便是不允許背叛李家的集體利益,明白嗎?”

  “屬下明白。”玄冥恭敬應道。

  “你初入李家,不懂的東西可以問天之闕。”

  李子夜微笑著叮囑道,“他比你早加入李家兩年,不論拍馬屁還是討價還價,都很有心得,你學一學,用得著。”

  玄冥聞言,詫異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天之闕,再次應道,“是!”

  這家夥,還會拍馬屁?

  一旁,天之闕察覺到某人的目光,故作沒看到,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

  拍馬屁怎麽了?李家,除了大小姐和二公子,誰還沒拍過小公子的馬屁。

  “好了,先下去吧,讓天之闕帶你到處轉一轉,熟悉一下。”李子夜隨意擺了擺手,說道。

  “屬下告退。”

  玄冥、天之闕一同行了一禮,旋即轉身離開。

  兩人離開房間後,徑直走出內院,玄冥看向身旁之人,忍不住問道,“天之闕,我看小公子很和善啊,哪有你說的那般恐怖。”

  “都是裝的。”

  天之闕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等你和小公子接觸多了就知道了,別人的強大是流於表麵,而小公子的恐怖則是無聲無息,反正,你別惹他,最重要的是,千萬,千萬別有異心,有事情就直接和小公子明說。”

  一語落,天之闕語氣一頓,繼續道,“其實,小公子還算一個比較講理的人,你想要的東西,他會盡量給你,但是,你若不說,而是和他耍心眼,你就死定了,信我,在李家,每個人都有分工,而小公子的職責,就是讓那些和李家玩心眼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