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 历史军事 > 战国改革家 > 第076章 只做灯塔不做驴【哇!繁体版】

第076章 只做灯塔不做驴(1 / 1)

繁忙的收账数钱的日子是快乐的,也是最好打发时间的,就这不知不觉间,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上面已经确定了赵雍正式登基的日子,是下个月的六月初六。那将是一个重大的日子。

而在那个重要的日子里,赵兴需要表现,很好的表现一下自己,这是拉近和领导的关心,赂领导的机会,马虎不得。

赵兴安步当车,走进了许杰的办公地,对埋在案牍竹简里的许杰道:“君上的登基大典,即将展开了,我们也需要准备。”

许杰就头也不抬的指了下墙边半人高的竹简道:“一切我都安排完毕了,我们该给君上的献(贺礼)我们该给赵氏祖先的献(这样才有资格参加赵氏对先祖的祭奠,从而确立赵兴在赵国上卿的地位)还有做为一个封君该走的礼仪,全部详细的在那里了,你只要吩咐相关的人招办就是了。”

走到那一堆竹简前,赵兴随手拿起一捆,沉甸甸的,哗啦啦的打开,声音倒是很好听。

看了上面容量不大的记载,赵兴有些迷糊。

而因为竹简笨重,所以,在这个年代,处理公文是一个力气活。

一手哗啦哗啦的卷展着手中的竹简,听着它美妙的声音,赵兴一面和许杰说道:“天子的天使已经到了。魏国的国君,急于修复双方的裂痕,避免赵国对他们的报复战争再次爆发,已经带着他的太子,来到国都,准备参加庆典。而我们的盟友,韩国和许过的国君,也带来了他们的太子赶来参加。从现在的政治局面来看,赵国的国际形势已经稳定住了,一两年内,应该没有大的战争爆发了,所以,我们应该去代郡,经营我们的小窝去了。”

自己是代郡的封君领主了,赵兴一直想回去好好的经营一下,但一直被这事那事拖着,一直没有成行,赵兴心中很急。

代郡必须经营好,不但要成为赵国的改革试验田,最根本的赵兴还是怕。天家无亲情,鸟尽弓藏的事情,每个朝代都会发生,功成名就之后,自己被抛弃或者干脆被杀,这绝对有可能。自己必须有反抗或者自保的能力。自己可不想愚忠束手就擒。

许杰被哗啦哗啦的竹简声闹的心烦,再也不能安心的继续工作。于是就放下了刀笔,同时他也不知道赵兴的真实想法,就劝阻:“胡服骑射的改革刚刚起步,不能半途而废,先生您还离不开。”

赵兴就无所谓的摇摇手:“这一场巨大的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真正能够完成成功,没有个年是做不到的。我已经将这中间的种种,都已经规划好了,告诉了他们。他们跟着做就行了,没有必要我再操心。”

然后站住了脚步,观察着4周如墙一样的竹简文牍,最终轻声向这个真正的心腹解释道:“一个人是不能将所有的功劳都独吞的,那不但不会被崇拜,反倒会招来同僚的嫉妒,国君的忌惮,那是得不偿失的。往前看看那些在各国推行变法的人,其实都是犯了这个错误,造成没有支持者,没有盟友。所以一旦在出现事情的时候,只有落井下石者,只有痛打落水狗者,而没有因为利益捆绑在一起,而抱团取暖者。我们不能做这种愚蠢的人,我在赵国主导的改革,我就想做一个灯塔,照耀他们的前进方向,却不想做一个执行者,费力不讨好。再说了,家国家国,我不是政治圣人,所以我们还是顾一顾我们的小家吧。”

自私是人的本性,这一点,许杰理解。赵兴说的那番大道理,许杰想了下,也深以为然。

既然赵兴想要只动嘴不动手偷懒,上行下效,许杰想减压轻负,就提出:“我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每日都要工作到深夜,实在是吃不消了。由于过于疲惫繁琐,也就容易出现错漏,所以,请主上招募门客管理各种事物吧。”然后再次试探:“主上既然不想杀苏秦,那就请礼聘他吧。”

赵兴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点头是同意许杰招募些人手加强管理的事情,但招揽苏秦,他依旧反对,那个神助攻的队友间人,可绝对不能改变他的价值。毕竟,削弱齐国,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这可比自己亲自抄刀要强上许多倍,没危险,有效果,这样的事情必须做。

但这次让许杰死心,赵兴就换了一个说法:“我还是先前的那句话,苏秦大才,可为相帮,这是天下公知,如果我招揽在门下,就会让国君对我心生警惕猜忌,这对我是绝对不利的。”

出于对主的忠心,许杰想想也是,这才彻底的死了心。

“我们要招揽的人才,必须是盛名不显的,而那些盛名远播的,就应该毫不犹豫的推荐给国君,这样我们才能平安。

“天下大才,我是说,现在盛名不显的,但后期会光耀千古的才行。就比如,现在赵氏的庶出的庶出的庶出,几乎和赵氏八竿子打不到的一个城门小卒赵奢,现在区区二十岁,才华不显,但我可以断定,他将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一代名将。还有中山的乐毅,现在在放牛,但未来会成为这天下八大名将之一。要招揽,得招揽这样的人,不显山不露水的,把宝贝搂在怀里,拿出来的时候,就亮瞎全世界人的眼。”

许杰就眼睛一亮,然后改称呼赵兴为先生了,谈论家事是主从,谈论学问起他是师生,许杰在这一点上拿捏的非常好,绝不僭越混乱:“先生如何识得如此大才?又怎么能在他们盛名不显的时候,知道他们未来会有经天纬地的成就?”

赵兴就后悔,自己说漏嘴了。张口又闭嘴,自己总不能说,自己是历史书上看的吧。

“为师我善于夜观天象,更善于查人相貌,就比如你,现在我就看出,你肾虚啊。这是病,这得治啊。”古人信这个,一忽悠一个准,你看看许杰现在对自己那崇拜的眼神就看出,自己已经成了神棍了。

最新小说: 贞观有新人 重生之嫡妻很甜 大明第一太子 倾城谋妃 懒江碎碎念 奥地利1840 大唐将门龙婿 驸马的自我修养 重生明朝做暴君 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