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9 杀人灭口(1 / 2)

载淳听见里面辛剑的惨叫,也不犹豫推开当着他路的大四喜,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小院,结果刚进门就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啊!这是……”载淳也傻了,整个院子里横七竖八躺下了五具尸体,鲜血还新鲜的很,正如同小溪一样的在地上流淌呢。

在正房的门槛上,一名垂死的工人被割断了喉管,但是还没有死,他挣扎着向往外面爬,看着辛剑和同治帝,眼睛里流露出不舍这个人间的渴望!

他的嘴正在蠕动,他想说句话可是张开嘴涌出来的就是鲜血,他全身的力气随着这些鲜血而渐渐的消失了。

他的双腿抽动了两下,然后脑袋栽倒在门框上,死不瞑目!

六具尸体,辛剑他们居住的院子里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居然横死六人!

“这是怎么回事?谁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马铭!你们都是死人吗?你们就是这么负责朕的安保?”

“杀手在肘腋之间就杀了六个人,朕却一点都不知道?你们都是死人吗!”

辛剑手扶着海棠花树,挣扎着没有让自己气晕过去,他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恢复一点清醒。

“兄弟啊……你们……”

“蚂蚱……小蚂蚱……兄弟……”

辛剑冲到正堂门槛处,抱着刚刚死掉身子还热乎的尸首,这个十六七岁样子的孩子,就是辛剑说过的,数学极有灵性的王蚂蚱。

农村的孩子名字都贱,清朝民间认为名字贱一点,阎王爷不好找,所以很多人的名字就是石头、板凳、门墩、狗剩、二驴子……等等。

其实就是提起来不当个人,阎王爷有时候以为这是个物件儿,不是活人到时候收人的时候就能放你一马。

图的就是一个好养活!

其实肖乐天他们很清楚,这哪里是图阎王爷找不到啊,这就是不希望这些满清朝廷的爪牙找到。

百姓已经无路可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残酷的高压下,他们已经崩溃了,宁可让自己的孩子变成一个物件,用贱名字求那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一点怜悯之心。

我都已经贱成狗剩、蚂蚱了,您就高抬贵手别碾死我们了!

可是再良善卑微的渴求也换不来一丝天良,到最后他们还是遭到了黑手,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全都横死了!

“兄弟啊……兄弟啊……哥哥我来晚了一步,来晚了一步啊……”

辛剑坐在地上抱着他的学生嚎啕痛哭,声音撕心裂肺,哪怕是铁石心肠的关外拐子马野人军,都动容了!

载淳脸色阴冷到了极致“朕……要……凶手……封锁……铁厂……拐子马……大锁全城!”

皇权在此刻散发出了他绝对的权威!

无数皇宫侍卫掏出牛角号开始有节奏的吹了起来,短短三四分钟的时间,就听着四面八法传来雷鸣一样的马蹄声,正如山一样的包围了过来。

“马铭呢?那三宝呢?滚出来……”载淳大吼一声。

这时候从后院冲进来福建客家新军连长谢挺“报告陛下……师长和团长已经从后院追出去了,刚刚冲进屋子的时候,看见刺客的身影正往外逃呢!”

最新小说: 千里驹传奇 嫁给祖母心头白月光 开隋 欲妆慵 我被阶下囚逼婚了 少帝成长计划 公子假面 明翊 腹黑王妃不好惹 特勤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