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絕美似末日
作者:伍玥初柒      更新:2023-01-25 11:14      字數:3077
  高坐在鑾駕上的紫薇大帝,神情終究還是變得淡然了許多。

  鬥姆元君一旦出手,這三個小家夥就斷然沒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了。

  這不是自大,而是一個顛撲不破的事實。

  紫薇大帝心中是否有對自己禦駕親臨的慶幸,外人無從得知,但顯然贏下一城,算是給紫薇大帝解決了心腹大患,他這一次謀劃漫長歲月的反叛,也將在小隊眾人死後落下帷幕。

  這樣很好。

  身處高位者,慣常喜怒不形於色,因此紫薇大帝或許欣喜,或許如釋重負,其他人也無法從他臉上看出任何端倪。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那個佛門的年輕人必然無法贏過鬥姆元君,與天猷副帥戰鬥的那個看上去勢均力敵,但即便他勉強勝過天猷,也隻不過是苟延殘喘,畢竟紫薇大帝還在袖手旁觀,沒有真正出手,那個領悟混元道果的女子或許有些麻煩,但紫薇大帝並不想讓她能像上次一樣施展那種神奇的空間穿梭之術。

  所以紫薇大帝決定出手,???????????????先解決了那把誅仙劍,再解決諾瀾。

  隻不過他還未施展道法,接下來的異變便讓他整個人的表情凝重了起來。

  整個天地似乎都開始震顫起來。

  紫薇大帝的臉色驟變。

  究竟是誰,能讓這片天空震顫不已?

  此時的三片戰場上,親曆者的感覺則是更加明顯。

  似乎這劇烈的震動對於不同的人,效果也是不同的。

  諾瀾停下了自己的攻擊,抬頭望向天空之中,微微蹙眉。

  那些天兵就沒有這樣幸運了。

  天兵陣中,不知是哪個先遭受到的攻擊,伴隨著慘叫聲的響起,他們捂著自己的胸口,開始成片的倒在地麵上。

  不過這震動似乎並沒有要他們性命的意思,隻是將他們震倒,再難起身,卻沒有殺死他們。

  嘩啦啦……

  那些製式的長槍伴隨著清脆的響動掉落在地,好像是無數風鈴在同一時間奏響了奇異的樂章。

  在場還剩下的數萬天兵,痛苦呻吟之聲此起彼伏,臉上更是盡皆帶著驚恐。

  來人究竟是誰,實力居然如此恐怖?

  誅仙劍此時飛回了諾瀾身邊,劍身依舊微微顫抖,隻不過與之前的興奮不同,這一次是如假包換的恐懼。

  齊貞那邊,他和天猷副帥的心髒也伴隨著這一道接著一道的震動開始劇烈跳動起來。

  咚!咚!咚!

  心髒的跳動和天地的震動開始同頻,最後終於變成同一頻率,在那一瞬間,二人的呼吸同時一窒,接著更是齊齊悶哼一聲,跌倒在雲端之上。

  二人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駭。

  而齊貞的心中與對方不同,反而多了一絲如釋重負。

  雲層之上,一個赤足的和尚突兀的出現在林疋的身旁。

  他一身潔白,腦後的佛冕比之林疋絢爛了數倍,上麵所蘊含的七彩光芒流轉,讓人看到便會覺得心中無比寧靜。

  他並不像觀音菩薩那樣麵色慈悲,法相卻格外的莊嚴聖潔,讓人無法直視。

  當然,無法直視的隻有實力不足者,強如鬥姆元君,已經有可以和他平等對話的資格。

  “見過勢至菩薩。”

  即使佛道兩家隱隱敵對,即便鬥姆元君對對方並不熟悉,但對方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實力對比,都值得她的尊重。

  畢竟不是街頭械鬥,見麵便打也太不體麵了一些。

  “見過鬥姆元君。”大勢至菩薩沒有笑,反而麵色略有些凝重的伸出手,拖住了即將砸到林疋頭頂的那兩個圓球。

  “以日月之力欺負一個孩子,元君還真是……”

  大勢至菩薩柔若無骨的手掌輕輕托起那兩個圓球,朝著鬥姆元君一送。

  兩個圓球便托飛而出。

  大勢至菩薩話沒有說盡,是想諷刺鬥姆元君欺負人?還是想說道門欺負人?又或者隻是感歎一下林疋年紀輕輕便能得對方如此重視?

  或許這句話的意思有不同的方式進行解讀,然???????????????而前半句話卻是十分明了的讓林疋知道,鬥姆元君那兩個圓球到底是個什麽法器。

  那根本不是法器!那是太陽和月亮!

  林疋身上的壓力驟然一鬆,接著整個人便如虛脫一般汗如雨下,頭上的佛冕開始顫抖起來。

  “菩薩是要保這幾個孩子的性命?”鬥姆元君明知故問。

  她心中十分清楚,大勢至菩薩出現在這裏,紫薇大帝的這一次便注定是無功而返了。

  千算萬算,卻沒有想到這位居然在天庭!

  不過在他帶走這三個年輕人之前,鬥姆元君必須坐實某些事情。

  大勢至菩薩微微一笑。

  如春風化雨,一花開盡百花殺。

  天庭之中,甚至佛門之內都極少有人見過大勢至菩薩露出笑容,也就沒人能明白這笑容背後所蘊含的意味。

  是諷刺?還是對對方的算計感到無稽?

  “這些孩子本就與我佛門擁有莫大的機緣,自然是要保的。”

  鬥姆元君對於對方沒有和自己打機鋒,而是如此簡單的承認此事明顯極為意外,接著開口說道:“那佛門是想幹涉我道門中事了?”

  換源app,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這句話說得極重,也代表了鬥姆元君必須要坐實的那部分內容。

  “若我真說是,天庭此時又有何憑仗與我佛門開戰?”大勢至菩薩出言道。

  鬥姆元君臉色一變,沉默不語。

  “隻是幾個無足輕重的年輕人,既然已經幫紫薇大帝成了事,斷然沒有過河拆橋的道理。”大勢至菩薩接著說。

  鬥姆元君麵色不變,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原來天庭所發生的一切,佛門居然都知道!

  “我佛門無意卷入天庭紛爭,相信這幾個孩子也是如此,凡事皆有因果,這份因果,便在貧僧這裏結束吧。”大勢至菩薩說。

  林疋耳聽得雙方交談,卻依舊盤膝坐在雲端,緩緩恢複著狀態,腦後的佛冕也逐漸穩定了下來。

  “如果道門不同意呢?”鬥姆元君冷聲道。

  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阿彌陀佛。”半晌後,大勢至菩薩雙手合十宣了一聲佛號。

  鬥姆元君身上的氣勢開始升騰,一股完全不同於和林疋戰鬥時的滔天偉力,瞬間彌漫了三人所在的空間。

  這才是鬥姆元君真正的力量!

  大勢至菩薩麵色不變,足下升起一道蓮台,他緩緩坐在林疋身旁,繼而淡淡開口說道:“好好看看,能領悟多少便是你自己的造化了。”

  林疋知道大勢至菩薩的意思,卻沒有睜眼,仿佛要睡著一般,輕輕點了點頭。

  “如,是,我,聞!”

  大勢至菩薩口中四個字一出,一道莊嚴法相從他背後緩緩升起,比之鬥姆元君的氣息還要強大且極為莊正的佛力衝天而起!

  言出法隨!

  鬥姆元君手中日月再次離身,卻沒有向之前一樣拿來砸人,反而是圍繞著她旋轉起來。

  四張麵孔或平和,或歡喜,或怒目,或淡然,現???????????????出四種法相,手中長戟上長幡金字光芒流轉——九天雷祖大帝!另一隻手中降魔鈴輕搖發出清脆的響聲,貫徹九霄!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曆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出自《楞嚴經》第五卷,林疋自然是讀過的,在楞嚴會上,釋迦牟尼佛詢問諸大菩薩進入禪定、獲得開悟的方法,大勢至菩薩說他以念佛方法修學成功,其關鍵在於“都攝六根,淨念相繼”,集中心思,憶佛念佛,維持淨念,相續不斷。

  此時林疋終於還是不可自抑的睜開了雙眼,因為閉著眼睛的他,已經無法從雙方的道法處體會到其中高妙,必須要依靠輪回眼才能輔助得見真實!

  此時,方才還厚厚的雲層,已經全然消失不見,露出了整片天地。

  強如林疋,自然知道麵前的景象並非真實,卻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

  此時整片天空被分為兩邊,一邊乃是屬於佛法的無上偉力,另一邊則是一片混沌,灰黑如墨。

  原來,這才是混元道果的真正力量。

  二者中間的那條界限,似乎縱貫了整片天空,長不知有幾萬裏,相交處卻沒有任何駭人的響動,隻是無聲消融著。

  這幅景象絕美,仿佛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