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7章 戰淩峰VS藍弋
作者:劍輕陽      更新:2023-01-25 11:05      字數:3454
  無墮之墟深處,漫漫黃沙,一望無盡。

  整整三日過去了,除了那矗立在沙漠之上的方尖黑塔,藍弋竟是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

  他開始有些後悔一口氣把重明和千烏的邪神之力都吸幹了。

  原本是為了與那屍羅毗王背水一戰,結果那廝打到一半跑了,隻留下他一個人在風中淩亂。

  而後,他就開始在這茫茫沙漠之中,尋找此行的最終目標:時之源。

  但他似乎還是太低估了無墮之墟這個詭異的地方。

  整整三天,除了經常麵臨一些金屬觸手的騷擾之外,再也沒看到其他的東西。

  他甚至開始懷疑,這時之源,是否真的就在無墮之墟。

  不僅如此,就連出口都沒能找到。

  空曠的荒漠,惡劣的環境,酷熱的氣候,無不讓藍弋感到異常的煩躁。

  若是千烏和重明還在的話,自己還可以拿他們撒撒氣。

  現在倒好,連個發泄的對象都沒有。

  “這到底是什麽鬼地方!”

  藍弋瘋狂催動巡天冰魄之力,轟擊四周的環境,奈何,這一切也隻是徒勞的發泄罷了。

  出也出不去,時之源也找不到。

  難道,自己一世梟雄,居然要自絕於此,才能重返放逐之地麽?

  “不!絕不!”

  藍弋眸中血絲滿布,當初出來的時候,他信誓旦旦,更是立下了軍令狀,一定要找到時之源,帶回放逐之地。

  如今,就算過程不太順利,他也絕不會放棄。

  “冷靜,事到如今,更應該冷靜下來!”

  藍弋深吸一口氣,緩緩調整情緒,開始冷靜思考,自己進入無墮之墟後,遇到的一切情形。

  “這麽多天過去了,卻偏偏沒有遇到淩峰那小子,他們莫非已經離開了麽?不,隻怕沒有這麽簡單!”

  藍弋皺起眉頭,繼續分析起來,“那屍羅毗王,打到一半卻離開了,說明在這無墮之墟,有什麽讓他十分在意的東西,而他如此著急離去,說明有人威脅到了這件東西。那個人,很可能就是淩峰……”

  “不,一定就是那個小子!”

  藍弋眸中精芒閃爍,隱約覺得自己已經抓到了什麽。

  “也就是說,在這無墮之墟內,一定還存在著另一片空間……”

  他抬頭看看天空,皺眉搖了搖頭,繼而又看向了地底。

  “不錯,是地底!”

  他猛然意識到,那些攻擊自己的金屬觸手,最後都會重新縮回地底空間。

  難道說,這無墮之墟真正的秘密,就隱藏在地底麽?

  “一定是這樣!”

  藍弋抬手扶住額頭,繼而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淩峰!”

  下一刻,藍弋眸中閃過無比森冷怨毒的神色,咬牙切齒道:“一個乳臭未幹的野小子,竟敢算計於本座,你最好祈禱不要再讓本座找到你,否則,本座必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深吸一口氣,藍弋收攝心神,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忽然從地底冒出來的金屬觸手之上。

  以他的觀察力,自然也早已經發現了這些觸手與方尖黑塔之間存在的某種聯係。

  他也嚐試過攻擊那些方尖黑塔,卻發現整個無墮之墟的所有方尖黑塔,似乎結成某個十分特殊的法陣,看似獨立,實則一體。

  除非擁有著能夠一舉撼動所有黑塔的力量,否則,妄圖摧毀其中一座黑塔,那完全是不現實的。

  “觸手出現和消失的時候,地底深處的那道裂縫,都還未彌合。”

  藍弋喃喃低語道:“我不能讓那觸手纏住,否則,隻怕很嫩掙脫出來,若是自行闖入那個空間,或許就能占據主動!”

  和淩峰一樣,藍弋在冷靜下來之後,也很快找到了應對之法。

  不過,他並沒有像阿金一樣,一口咬斷那觸手的能力,所以無法提前得到預警。

  但是接連三日的攻擊下來,藍弋對於那些觸手的攻擊模式已經了如指掌。

  再加上他如今吸收了另外兩大祭罪司教體內的邪神之力,即便比起巔峰狀態的屍羅毗王,也不遑多讓。

  反應之快,自然遠超淩峰。

  “來了!”

  就在此時,大地深處,一陣隆隆震顫起來。

  藍弋嘴角掛起一抹弧度,身影一閃,直接化作一道藍色長虹,衝進了沙暴漩渦之中。

  正是藝高人膽大,這家夥,居然直衝地底,要在第一時間,衝進連接著地底空間的通道之中。

  而他的想法,也確實成功了。

  在那地底的虛空裂縫開啟的一瞬間,甚至連那些金屬觸手都還未來得及鑽出來,藍弋就直接震開了前方的出手,鑽了進去。

  然後,眼前短暫的一黑,當他重見光明之時,就發現自己已經闖入了一個無比熾熱的環境之中。

  “嗯?”

  緊接著,數十萬倍的重力場襲來,即便是藍弋,身體亦是不受控製的往下墜落了一段,才堪堪穩住身形。

  他一手直接插進岩壁之中,皺眉盯住下方。

  隻見一片岩漿火海,居然在瘋狂湧動,似乎匯聚成一條巨大的火龍。

  而在那火龍的中心處,居然還隱約有一道龐大無比的影子。

  百丈多高,雖然在岩漿火龍的包裹之下,卻依舊散發著無比可怕的氣息。

  看起來像是個體型魁梧的巨人,但是身後還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

  “那是什麽鬼東西?猿猴麽?”

  藍弋皺起眉頭,“莫非是上古異種?”

  他卻哪裏知道,那頭巨猿,卻正是被金屬觸手丟進熱海神泉的淩峰。

  整整三天時間過去了,淩峰為了能夠承受住熱海龐大而又恐怖的力量。

  先是開辟元府,突破至辟地境。

  接著,又接連突破天魂九轉的五行轉,陰陽轉,耗時整整一天一夜。

  如此,總算將熱海神泉的力量,冷卻了十分之一。

  正是天無絕人之路,淩峰原本隻是嚐試著以突破神魂本源的方法,消耗熱海之力,卻意外抓住了開辟有窮之天的方法。

  先辟地,再開天。

  所謂的天,本就是指的自身神魂本源。

  開辟新生之土,可容納無數屬性法則至“精靈”,凝聚液態法力,壯大自身修為。

  而有窮之天,便是能夠承載,駕馭這些法則精靈的神魂本源。

  當屬性法則的精靈,壯大到一定的程度,就會開始產生自我的意識。

  若是神魂之力不能跟上,隻怕會被這些“精靈”所反噬。

  這也就是所謂,地無窮,而天有窮。

  所謂無窮有窮,其實隻是一個維係平衡的度量。

  以地為限,則天有窮。

  地之無窮,則天亦無窮。

  天若無窮,則地複無窮。

  因果相生,因亦果,果亦因。

  一點明悟,便讓淩峰獲益匪淺。

  接下來的半日,淩峰成功衝破仙尊三境的第二重桎梏,晉升開天境界。

  以淩峰天魂九轉第五重陰陽轉的境界,開天的一瞬間,就直接超出了新生之土,三十倍的範圍。

  因此,新生之土也在短時間內,急劇擴張,又多出了三十倍的空間,足以容納更多的熱海神力。

  而此刻,當那藍弋闖入進來的時候,淩峰已經幾乎冷卻了七成左右的熱海神力,修為更是達到了開天境界的巔峰。

  比起有窮之天初開之時,他的新生之土,也已經擴張到了之前的整整一千倍的程度!

  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現在的淩峰,新生之土中儲存的屬性精靈的總和,怕是要比天執三尊加起來,還要更加龐大。

  當然,實力的權衡,不能完全靠法力的多寡來判斷。

  但是多到這種程度,已經能夠被稱之為“永動機”的地步了。

  淩峰就這麽一路突破,而且一直維持著多重巔峰狀態疊加的形態,整整三天,居然還沒有半點疲憊的感覺。

  這個時間,已經遠遠超出了金屬觸手最初的判斷了。

  晉升開天,冷卻半座熱海,而剩下的半座熱海,已然化作火龍,纏繞在淩峰的混沌真身周圍,試圖與淩峰做最後的較量。

  熱海神泉,果然桀驁難馴!

  “又有人來了麽?”

  那金屬觸手一直關注著淩峰的情況,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之後,作為智能程序的金屬觸手,也開始懂得了什麽叫妖孽怪胎。

  這個人類,他身上所發生的一切,根本不是用數據就可以去判斷的。

  以至於,它都沒注意到,自己的地盤,又闖入了一個陌生人。

  而藍弋在闖入此處之後,第一眼就被淩峰所化的巨猿吸引。

  這頭巨猿,實在給他帶來了太大的壓迫感了。

  “難道這就是熱海神泉麽?”

  藍弋目光一凝,繼而閃過狂喜之色。

  “看來,這頭畜生,便是守護熱海神泉的上古異種了吧!”

  藍弋想當然的把淩峰當成是守護熱海的異獸,緊接著,身影化作一道藍色長虹,便直接向下俯衝。

  這家夥,居然無視了不斷增強的重力場,還能保持如此迅捷的控製力!

  祭罪司教,果然不可小覷。

  “來得正好!”

  淩峰雙眸盯住藍弋,竟是一把抓住熱海神泉所化的岩漿火龍的長尾,狠狠向藍弋抽打了過去。

  看似淩峰迎戰藍弋,實則,淩峰在同時與藍弋和熱海神泉宣戰。

  “嗯?”

  藍弋麵色一變,隻覺得這個聲音,居然有幾分耳熟。

  而熱海神泉自然不甘被淩峰所驅策,龍頭一扭,轉而向著淩峰的肩膀重重咬了下去。

  場麵一時變得無比混亂。

  金屬觸手看到這一幕,一時有些慌亂。

  下一刻,一條條金屬觸手從山崖的深處延伸出來,想要先控製住藍弋。

  它可不希望藍弋破壞了淩峰對熱海神泉的吸收。

  “前輩,無須相助!正好,借他來煉化熱海神力!”

  淩峰一眼看出金屬觸手的用意,立刻揚聲阻止了它的行動。

  “哼,這小子還真狂啊!一會兒可別哭著求我幫忙才好,哼哼!”

  金屬觸手小聲抱怨了一句,不過還是將其他的觸手全都收了回來。

  而藍弋也終於聽出了淩峰的聲音,雙眸之中,怒火噴湧,渾身散發著無比可怕的煞氣。

  “好小子,原來是你!還想借我來吸收熱海神力?傲慢!何等的傲慢啊!”

  藍弋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一瞬間,背後升起一尊無比龐大的邪神法相,正是傲慢邪神,路西法!

  “本座便先宰了你,熱海之力,隻能屬於本座!”

  唰!

  巨大的邪神法相,向下俯衝,手持惡魔鐮刀,向著淩峰的頭部狠狠收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