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5章 找到叛徒
作者:紫蘭幽幽      更新:2023-01-25 10:58      字數:4145
  陳老更是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之前秦淵所研製出來的新的槍支改造方案,並沒有任何人知道那個方案是保密級別的,張葉接觸不到。

  這也就是為什麽他賣出來的配方都是之前的,到現在新的槍支配方都沒有。

  “陳老,目前我隻聽說了張葉這一個人,其他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同夥,會不會是在同夥的掩護之下。”

  陳老聽到這裏麵色凝重,這事情開不得玩笑,更重要的是有可能秦淵說的是真的,他說話基本上都是拿準了才說的。

  “我先帶你去見那個混蛋,這家夥如果真的成我們研究院的叛徒,我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

  陳老帶路在前麵走著,在過一個辦公室的時候,秦淵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裏麵的人竟然是陳強,之前他們剛剛護送回來的。

  他看到陳老還是非常尊重的,但是看到秦淵的那一刻,他心裏咯噔一聲,難道是自己偷偷舉報的事情被發現了,這家夥直接要來這裏報複。

  這家夥可以說也是個卑鄙小人,當他回來的那一刻,第一時間就私下舉報的情緣,他舉報的理由也很荒唐,各種莫須有的罪名都加在秦淵身上。

  可是那封舉報信都已經投出去好幾個月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在他看來覺得很奇怪,明明國家對他們這些科研人員很重視。

  但是這一次他們在路上都遇到了生命危險,他把這些事情如實報告,可是卻沒人管。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想把舉報信再向上麵的更高領導投訴,沒想到在這裏看到了秦淵,所以不免他有些心虛。

  秦淵本來沒有注意到他的,隻是這家夥躲閃的眼神讓他覺得會不會有貓膩,難道這家夥和張葉聯合在一起了?

  所以特意走上前主動打招呼,“沒想到我們在這裏還能見麵,最近這段時間你們回來以後情況怎麽樣?應該是比國外好吧。”

  “秦隊長,你還真是客氣,托了你的福,我們才能安全回來,我們現在在國內好的很。”

  這家夥說話間也是陰陽怪氣的,那眼神不由自主的朝著外麵瞟,擺明了就是心虛。

  陳老可沒注意到這些,他趕緊笑嗬嗬的上前介紹,“陳強,這就是之前我和你說的我們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你知道那幾個新式武器是誰研發出來的嗎?就是他他可是咱們總院的重量級人物啊。”

  陳強聽到這個消息徹底蒙了,這什麽情況?怎麽可能,秦淵根本就不是這個領域的人,怎麽還能做武器研究?

  要的是之前他還把秦淵研究出來的那些槍支武器作為目標,之前他暗暗的說一定要見見這個研究武器的人,簡直就是他的偶像。

  “陳老,你快別開玩笑了,這是真的嗎?秦隊長不是特戰大隊的嗎?怎麽又合作?你扯上了關係。”

  “這是因為秦隊長非常低調,之前我已經在上挽留,包括總院那邊,他是在總院那邊做研究的,當時院長是一直請求讓他留下來的,可是他還是堅持要去特戰隊。”

  陳強已經奮鬥半輩子都沒有見過總院的院長,沒想到總院的院長都能夠放下身段,親自來請求秦淵。

  這個時候的他無奈的苦笑一聲,難怪為什麽自己的舉報信沒有下落,首先人家這個身份就不一般,其次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就在秦淵打算進一步詢問的時候,他想看看這家夥到底隱藏了什麽,外圍一個穿著工作服的工作人員跑了進來,手裏還拿了幾封信件。

  “哎,陳老,您怎麽在這?對了,你有一封信件,好像是總院那邊過來的,我正好給您帶過來。”

  陳老接過新建看了看,是總院那邊的老朋友給他寄過來的,他笑了笑表示知道了,這個時候陳導也注意到了他手上的其他信件。

  “咦,這是怎麽回事?怎麽這麽多信件啊?現在這個時候也沒人會寄信了吧。”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他們沒注意到旁邊的城牆都已經冷汗直流,他知道發生了什麽,可是現在的他還在強裝鎮定。

  因為他看到了熟悉的字跡,那全部都是自己的信件,就在他想辦法該怎麽把信拿回來的時候,這個工作人員來了個神來之筆。

  “對呀,我也覺得好奇,這些信件全部是上麵退回來的,說是不合格,而且全部都是陳強組長的。”

  陳強聽到這裏有些尷尬,趕緊上前一把搶過信件,秦淵仔細一看,大概有七八封,不知道這家夥要幹什麽,而且他的行為真的非常可疑。

  越是這樣,越說明他和張葉是不是有某種聯係,想到這裏秦淵直接伸出手,“陳組長,我想看一下你手裏的信件可以嗎?”

  陳強這個時候臉色一變,還真的是越怕什麽越來什麽,他趕緊拚命的搖頭。

  “秦隊長,我不知道你這是什麽意思,可是我的私人信件,你之前對我霸道專橫就算了,現在也沒有權利看這些東西吧。”

  這家夥越是心虛,所以越是表現出這幅強硬的態度,讓秦淵覺得有鬼,而旁邊的陳老也聽出了不一樣的味道,他皺著眉頭,這家夥是怎麽說話的?

  “陳強,你到底是怎麽說話的?之前我說過了,秦隊長是我們非常重要的研究人員,他的等級比你我都要高,你這是什麽態度?”

  更重要的是在研究院內部他們是沒有什麽秘密的,所有出去的信件是必須接受檢查,他不清楚為什麽陳強的這些信件被他搞得這麽重要,就算寄過來的也得接受檢查。

  這也是為了預防研究院的成果被泄露出去,被陳老這麽一說,陳強徹底低下了頭,他的手緊緊的捏著信件。

  他還想做最後的掙紮,而秦淵則是冷哼一聲,“我這次來就是調查槍支配方泄露的事件,我不知道你是否和這個事件有關,所以必須接受全麵調查。”

  陳強瞪大了雙眼,他趕緊搖頭表示這絕對不可能,自己是不可能做那樣的事情的,想了想幹脆豁出去了,隻好把信件交出去,反正不管怎麽樣都會被看到。

  幾個人現場拆開信件進行檢查,當看到新建上的內容,陳老的臉色越來越黑,這家夥還真是野心勃勃,背地裏居然搞這一套。

  秦正陽看完內容以後非常不屑,“還真是沒想到在信件裏麵我們是這樣的人啊,有個故事叫做農夫與蛇,可能說的就是我們吧。”

  畢竟大家辛辛苦苦保護他們的安全,好不容易把他們護送回來了,結果還要接受人家的舉報,這裏麵好多東西都是以事實不符的。

  陳老失望的看著陳強,“我真的沒想到你既然是這樣的,你要知道當初如果不是秦隊長他們,你們現在都還在國外,都不知道流落到哪個地方了。”

  這一下他徹底低下了頭,不管是比什麽他都比,不過之前還想著以自己在研究院的地位肯定是沒問題,但是現在這麽一看完全是沒希望。

  人家不管是哪方麵都比他優秀多了,說來也是可笑,他都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資本值錢的那些研究數據他全部都看到過。

  當時他就感歎這人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自己現在就如同一個跳梁小醜一樣。

  陳強隻能默默的低下頭,表達了自己的歉意,秦淵懶得和他計較,不過現在還不能排除他是否和張葉那邊有聯係,所以他也被暫時帶到單獨的辦公室等接受全新的審查。

  另外一邊秦淵他們也快速來到辦公室,此時的張葉和其他人正在做著實驗,突然看到進來這麽多人都有些懵。

  不得不說這個張葉心理素質還是非常強大的,麵對這種情況竟然沒有絲毫的慌亂,依舊在澹定的做著實驗。

  陳老走到他的麵前,他舉起手裏的拐杖,真的想狠狠的敲打下去,自己把他當做最後的徒弟,所有的東西都交給他,這麽信任的一個人,竟然成了個叛徒。

  看著眼前的陳老,張葉此時還在裝傻,“師父,你這是幹什麽?”

  “你別叫我師父,我沒你這個徒弟,我真的對你太失望了。”

  在大家一臉疑惑目光當中,秦淵讓李二牛先把張葉單獨帶下去,至於實驗室裏麵的所有人全部都得接受審查,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工作。

  就算來到了審查室,張葉依舊是那副澹定的表情,因為他覺得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和外麵的組織都已經聯係了三年之久,一直都沒有人發現。

  直到秦淵拿出他的筆記本電腦,他心裏才有一些些慌張,但是他覺得對方肯定做不到的,然而下一秒秦淵就把證據羅列出來了。

  “我沒想到你到這個時候還死不悔改,如果剛才你的態度稍微好一些,那我可能會考慮讓你的處分再稍微緩解一些,但是你依舊是這副態度,沒辦法啊。”

  張葉聽到這裏,他不清楚秦淵到底是掌握了什麽證據,隻是疑惑的抬起頭,“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麽,這些年我一直忠心耿耿的在研究所從未做出什麽事情,如果有的話,那就是別人陷害我。”

  秦淵看這家夥,真的是詮釋了一句死鴨子嘴硬都到這種情況了,還這樣說。

  他直接把自己破譯的電腦轉過去麵對張葉,“既然你說是別人陷害你,那這電腦是你的吧?這裏麵的聊天記錄還有你們的溝通複製記錄是怎麽回事?”

  張葉看到這裏瞪大了雙眼,他滿臉不敢相信,這絕對不可能,所有的記錄他都刪除的幹幹淨淨,絕對不可能發生,他做事情是非常謹慎的。

  “你也別抱有僥幸心理了,我知道和你聯係的人是誰,不就是吳斌嗎?你覺得我們拿了家夥沒辦法,早就已經被我消滅了。”

  這一下張葉不澹定了,他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你說的這是什麽意思?”

  現在在聽他說這些也沒什麽意義了,反正大概的情況秦淵已經知道了,他們新建立了一個快傳軟件,然後把研究院的數據悄悄的傳輸出去。

  在傳輸的過程中會通過研究院的防火牆,但是張葉利用他的技術成功的穿過防火牆,並沒有觸發任何警報。

  所以他就這樣悄無聲息,每一次都把研究院的數據傳輸到境外那邊,然後來獲取利益。

  半個小時以後,張葉已經完全交代,他和進去之前的狀態判若兩人,此時的他垂頭上去仿佛半個小時就已經蒼老了十幾歲。

  【鑒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盡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

  之所以聽到吳斌在外麵已經被消滅的消息,這是因為吳斌答應過他,隻要他在傳輸兩年的數據,就把他接到境外那邊,那邊他們建立單獨的實驗室,專門來搞槍支研究。

  而咱也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盡量把數據全部傳輸過去,而這個張葉也留了一手,他沒有把最核心的數據傳輸過去,擔心會被拋棄,而這最核心的數據就是之前秦淵研發出來的那批武器。

  而且在這整個過程中,吳斌總共朝張葉的賬戶上打了1800萬,也是這些錢徹底改變了他。

  當張葉出來的時候,看到了頭發花白的陳老,陳老對他的眼神當中滿是失望,還有怨恨。

  “我真的想不通,你為了錢就可以這樣做,如果你把那些核心數據交出去,那我們豈不是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了?你知道現在外麵的形勢是什麽樣的嗎?”

  “對不起……”

  現在他除了說這三個字,其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了,他確實沒有臉在麵對自己的師父,院的其他人員都對專業指指點點的,正好借著這個機會,秦淵也是想讓其他人能有個警示作用。

  這次如果不是被他們意外發現,那不知道還會有多少數據源源不斷的泄露出去,為了安全起見,秦淵還單獨修建了新的防火牆,這一次任何數據一旦從這裏傳輸出去都會觸發警報。

  他把安全級別已經達到了最高,臨走的時候,陳老非常愧疚,“我真是沒想到他竟然是這樣的人,我們整個研究院都要以他為恥辱,我會好好的和他們增強警示教育的。”

  “還是得讓大家在麵對誘惑的時候不能有所動搖,否則大家的辛苦就全白費了。”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