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3、一個猜測
作者:偷神月歲      更新:2023-01-25 11:05      字數:4053
  蛇女望著熟睡中的小白,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行事。

  她就這般平靜的望著小白的樣子,居然看癡了。

  不知不覺中,她內心中的光居然開始點亮自身。

  原本內心之中的那些不爽與汙濁,竟然在此刻全部化解,整個人內心的空靈,居然讓她的實力有了突飛猛進的提升。

  “怎麽回事?”

  蛇女在難以控製自身的情緒,因為她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美妙。

  在如此美妙之下,她猶如經曆了脫胎換骨,整個人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之中。

  僅僅與小白接觸而已,自己居然便在修行路上邁出了一大步,光明神女,這便是光明神女的能力嗎?

  蛇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

  作為半步破壁者級別的存在,她對自身非常了解,特別是她所處的境界。

  原本她以為自己還需要很久很久才能突破,如今,僅僅與小白接觸一番後,便是成功突破桎梏,進入到了全新境界之中。

  也因為如此,她整個人的實力,竟然在瞬間達到最巔峰。

  神奇!

  縱然已經見過諸多神奇,可是如今在遇到小白後,她當真亂了方寸,難以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麽。

  “不用驚訝,這便是光明的力量。”鄭拓的聲音傳來。

  “什麽?”

  蛇女聽聞此話,不由心中一驚。

  “你不是進入修行狀態之中,為何此刻能與我對話?”蛇女頓感不妙,這個弑仙難道看見了剛剛發生之事不成?

  “重要嗎?”鄭拓平靜回應,“對你來說,我並不重要,相反,對於你來說,小白才是最重要的。”

  “弑仙,你想說什麽直接說,不要在這裏拐彎抹角。”

  “蛇女,你體內有真龍血,你又是媧族,如果我沒有推演錯,你應該是被遺棄的,龍族不會承認你,媧族也早已經消失在曆史長河之中,這般多年以來你都在獨自修行,品嚐著無時無刻不在的孤獨,如今,你遇到了小白,便是遇到了機緣。”

  鄭拓聲音平靜的與蛇女進行著對話。

  “弑仙,你還真是好打算,居然想讓我追隨小白,如果我追隨小白,便不會針對你斬殺你,是吧。”

  蛇女露出殺意,看向鄭拓。

  因為自身突破,蛇女的實力重歸巔峰,甚至比以前更強。

  如此狀態的蛇女若是出手針對鄭拓,恐怕鄭拓便是危險了。

  “不,你不會在對我出手,因為你心裏清楚,我並非輪回帝傳人,我若是輪回帝傳人,輪回塔之靈不會拒絕被我煉化,所以,我既然不是輪回帝傳人,你我便是沒有任何恩怨,因此,你也不會在對我出手,因為沒有必要,我說的沒有錯吧。”

  鄭拓分析出其中的問題,全部講給蛇女來聽,聽了鄭拓所言,蛇女心中算是承認鄭拓所言沒有錯。

  她蛇女要找的乃是輪回帝的傳人,這個弑仙既然不是輪回帝傳人,便不是自己要尋找的目標。

  不過……

  “弑仙,你既然掌控有輪回帝紋,相信便是與輪回帝有很大關係,不然,如此實力的你怎麽可能掌控有輪回帝的本源力量,所以,告訴我,你與輪回帝究竟什麽關係,不然,我依舊會對你出手,依舊會針對你。”

  蛇女不依不饒,一副就要找鄭拓麻煩的樣子。

  “擺脫,蛇女大姐,什麽叫如此實力的我,我什麽實力你難道不清楚嗎?”

  鄭拓簡直無語,這個蛇女實力不怎樣,說話的口氣忒大。

  “少廢話,我所言你應該聽得懂,告訴我,你與輪回帝有什麽關係,不然,我現在就出手鎮壓你。”

  蛇女躍躍欲試,試圖出手,針對鄭拓。

  “無所謂,你想出手便出手,反正如今的我打不過你,不過你要想清楚,我如今不過道身,你若將我斬殺,待得我本體前來,你必死無疑。”

  “你敢威脅我,弑仙,如今你這個狀態,你還敢威脅我。”

  蛇女氣不過,直接催動力量,試圖強行鎮壓修行中的鄭拓。

  嗡……

  有光芒閃爍,出現在鄭拓的麵前,輕鬆擋住了蛇女的手段。

  “老女人,你敢對我主人出手,信不信我弄死你。”

  弑仙戟強勢歸來,作為鄭拓手中法寶,弑仙戟霸道無比。且因為其不斷自毀,借此不斷修行,所以導致自身實力有明顯提升,根本不弱此時此刻突破後的蛇女。

  “果然,弑仙你果然與輪回帝有莫大的關係。”

  蛇女氣不過,試圖在度出手。

  “蛇女姐姐?”

  小白被從熟睡中驚醒,看到蛇女姐姐欲要出手針對弑仙哥哥,趕緊出聲阻攔。

  “蛇女姐姐不要,為什麽要針對弑仙哥哥,弑仙哥哥人這麽好,姐姐快住手。”

  小白直接用自己攔住蛇女,不讓其對鄭拓出手,借此表示自己所站的位置隻有弑仙哥哥的前麵。

  “哼!”

  蛇女停止了出手,但仍舊不爽的看向鄭拓,那種埋怨的眼神,好像鄭拓對她做了什麽不可告人的事。

  “蛇女,我很想知道,輪回帝究竟對你做了什麽,你為什麽會如此痛恨與輪回帝有關的一切?”

  “我也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鄭拓與小白好奇心爆棚,想要知道這其中究竟有什麽淵源,究竟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會使得蛇女如此暴躁。

  “要你們管我!”

  蛇女氣氛的冷哼一聲後便是走開。

  望著如此不爽的蛇女,鄭拓與小白互相看看,誰都沒有在繼續追問。

  “小白,你去問問發生了什麽,蛇女對你的印象很不錯,相信其會對你講的。”鄭拓心生一計,讓小白去詢問。

  小白乃是光明神女,自身帶有好感光環。

  這好感光環別說蛇女,就算是自己也會因此受到影響,所以,讓小白去詢問乃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

  他覺得有必要處理好蛇女這件事,不然,蛇女在自己身邊就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引爆的炸彈。

  “嗯。”

  小白顯然很願意做這種事,因為這種事對她來說簡直不要太刺激

  探尋別人的秘密,聽別人講述自己的故事,然後從故事中尋找有趣的事。

  小白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蛇女姐姐,你在幹嘛?”

  小白一副天真模樣,笑眯眯靠近蛇女,試圖與蛇女套近乎。

  麵對如此小白,蛇女也是有些招架不住,關鍵小白這姑娘長的太過好看,特別是那笑容,看上一眼便是讓人心中滿是激蕩,恨不得立刻跪拜,跟隨其身後,成為其永恒的跟隨者。

  “小白,是你弑仙哥哥讓你來套話的吧。”蛇女很聰明,立刻便是明白了鄭拓的用意,“小白,我告訴你,你少與那弑仙來往,那弑仙不是什麽好東西,而且這個家夥及其聰明,回頭,他把你賣掉你還不知道。”

  蛇女對鄭拓滿含敵意,那種不爽的感覺,任由誰都能夠清清楚楚感覺到。

  “蛇女姐姐怎麽可以這樣說弑仙哥哥,弑仙哥哥帶小白極好,當初有危險,弑仙哥哥也是讓我先離開,自己將死神幡引走,若是當時弑仙哥哥將我扔給死神幡,想來自己也能逃走,如此弑仙哥哥,怎麽可能是壞人。”

  小白聽到有人說鄭拓的壞話,當即有些不滿。

  “你這小丫頭懂什麽,弑仙這家夥在下一盤大棋,你要明白,這個弑仙不過是一尊道身,就算身死也還有本體,所以,他如今對你所有的好,都不過是表麵而已,其肯定在計劃著什麽,而你,便是這計劃中最為重要的一部分。”

  蛇女繼續不爽的針對鄭拓,也不是為什麽,她就是看這個鄭拓不爽,就是想針對這家夥。

  縱然已經知道對方不是輪回帝的傳人,可他總覺得這個弑仙不凡,身上有太過的秘密,自己必須與對方建立一種敵對的關係,如此她才能時刻保持警惕,不至於被對方玩弄而落入全套無法自拔。

  “不會的不會的,蛇女姐姐放心,不會的。”小白笑眯眯的搖頭,“蛇女姐姐有所不知,我的眼睛很特殊,能夠看透很多東西,如蛇女姐姐內心之中的光明,而你要知道,弑仙哥哥內心之中的光明,可是不弱小白我呢。”

  小白信誓旦旦的說著,期間更是轉頭看向修行中的鄭拓,眼裏的那種崇拜模樣,簡直呼之欲出。

  望著如此小白,蛇女不由一陣狐疑。

  “小白,你不會是看上這個弑仙了吧?”

  蛇女根據自己多年經驗,看到小白如此模樣,不由想到了這裏。

  雖說半步破壁者對於情愛這種東西已經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他們這個級別的存在,已經幾乎超脫,根本不需要這種小情小愛來束縛自身。

  不過。

  這個光明神女小白的年紀恐怕不大,也沒有經曆過諸多風雨,相信內心之中,仍舊有情的存在。

  “蛇女姐姐你在說什麽,什麽叫看上弑仙哥哥了,我的確有在看弑仙哥哥,有什麽不同嗎?”

  小白滿心不解,完全不知道蛇女姐姐在說什麽,不過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小白,我且問你,你與這弑仙在一起時,是不是非常開心,是不是非常踏實,就算天塌下來也不怕。”

  蛇女有心詢問。

  小白歪著頭想了想,“嗯嗯嗯,蛇女姐姐你怎麽知道,我與弑仙哥哥在一起時,就算什麽也不做也會很開心,且就算遇到危險我也不怕,我相信,弑仙哥哥肯定能夠搞定一切。”

  小白笑眯眯的說著,一副春心蕩漾的樣子,叫蛇女簡直無語。

  弑仙這個混蛋果然有大動作,居然將小白拐跑,讓小白對其心動,若是這般,相信小白從今往後便是在也無法離開這個弑仙。

  “小白,你聽我說,你的弑仙哥哥不是什麽好人,其身上有大秘密,而且他有被死神幡追殺,有被戰神追殺,死神幡乃是死神的法寶,而死神與戰神皆是破壁者級別的存在,你若是繼續與這弑仙交好,恐怕便是會得罪這兩位強大的破壁者,你會死的。”

  蛇女警告小白,不要靠近鄭拓,不然會死。

  “這樣嗎?”

  小白聽聞此話,不僅沒有害怕,反而雙眼散發出道道精光,整個人興奮的不行不行。

  “破壁者,修行界中最強大的存在,好呀!”

  “好什麽,小白,你要與破壁者為敵,那種存在隨意出手便是能夠將你秒殺,你怎麽還如此興奮,完全沒有半點危機感啊!”

  蛇女完全不了解,這個小白究竟什麽腦回路,換成其他人聽說要與破壁者為敵,起碼會有所忌憚,言語中也會給自己留下餘地,因為這便是生存之道。

  任何經曆過風雨,任何經曆過生死的人,都知道要給自己留下足夠活命的空間。

  反觀這小白,怎麽好像什麽都不怕,甚至非常興奮。

  這就是光明神女,為什麽看上去像是一個問題兒童?

  “蛇女姐姐,你難道不興奮嗎?”

  小白完全不接。

  與破壁者為敵哎,多刺激的事,多少人能夠達到與破壁者為敵的實力,自己與弑仙哥哥能與破壁者為敵,當真是充滿了刺激的冒險。

  “興奮?”

  蛇女啞然。

  如其剛剛所想,任何與破壁者級別存在有關的事,都不會是小事,因為那是修行界中最最最強大的存在破壁者。

  與這種存在為敵,怎麽可能興奮起來。

  蛇女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她就這般靜靜的看著一臉興奮,甚至開始暢想如何與破壁者交手,如何擊敗破壁者,贏得最終勝利的小白。

  天真有的時候真的令人心生畏懼。

  不過……

  他看了看弑仙,又看了看小白。

  小白自然不用多說,光明神女,就憑借如此身份,小白必然能夠踏足破壁者,成為天地間最強存在之一。

  至於這個弑仙。

  蛇女承認他看不透這個弑仙。

  僅僅一尊道身而已,便是能夠從死神幡的內世界之中逃出來,而且其展現出的實力相當恐怖。

  如此一位天驕人物,其本體有多強當真有些難以估量。

  難道……

  她有一個大膽的猜測。

  難道弑仙的本體也是一位破壁者不成。

  想到這裏,她在看弑仙的眼神,整個人如遭雷擊,徹底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