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七百九十九章 嘉禾4
作者:子曰與詩雲      更新:2023-01-25 10:58      字數:2050
  陳伯遠、陳仲達和陳靜怡三人圍著她,小聲的安慰著。可惜這個陳老太是置而不聞,滿腦子想的都是大孫子要被判三年的結果。

  她正擦眼淚的時候,就看到薑蟬進了警局大門,這下她坐不住了。她上來就要打薑蟬,薑蟬敏捷的向後閃開:“老太太,警局裏都敢動手,你信不信我告你?”

  陳老太叫囂:“你盡管去!你在這兒嚇唬誰?要不是你,昊傑能有現在這個下場?我打死你!”

  薑蟬笑了,笑意卻一點都不到眼底:“是不是我平時太好說話了,讓你以為我好欺負?不會教養子女就不要放出去禍害別人,家人不教你做人,社會會教你。”

  “是我摁著陳昊傑的腦袋讓他去賭的?你們陳家公司的生意,正主不出麵,結果讓我一個外人去應酬,結果一句好話落不到,你上來還想打人?”

  “誰給你的臉?”薑蟬冷笑,雙手環胸俯視著這個老太太:“你今天但凡敢動我一下,我不告到你牢底坐穿我都不姓齊,說來我們齊家還是有些人脈的,想來方副總是清楚的。”

  “畢竟之前那麽多年我爸老齊同誌可沒少照顧你。”

  方琴狼狽的移開眼神,她當然知道薑蟬這話的意思。當年她最落魄的時候,齊嘉禾的爸爸齊紅波沒少幫助她。

  陳老太沒想到薑蟬態度這麽剛,一點麵子都不給她;“你敢這麽對我說話?”

  薑蟬:“就算這會兒站在陳昊傑麵前,我也是這般說法。真當陳昊傑是什麽香餑餑?一個自私自利狼心狗肺的東西,值得別人為他掏心掏肺?也就隻有你這黑心肝的老太太才教養出如此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來!”

  陳伯遠素來是個大孝子,薑蟬如此刻薄陳老太他自然急了:“齊小姐,我媽再怎麽說也是長輩……你也該尊老。”

  薑蟬笑了:“她算我哪門子的長輩?上來就要打人的人,還意圖仗著自己年長一些就讓別人禮讓你?一個隻有年齡沒有一點素質的人,輪得到別人尊敬?”

  “你們捧著她敬著她我沒有任何意見,左右這是你們陳家的人。可我不姓陳啊,我是齊嘉禾。都不是一個姓氏,陳總在這兒跟我談長輩?憑什麽?就憑她年紀大?”

  “下次再敢衝我伸手,你看我有沒有法子收拾你。”輕飄飄的看了陳老太一眼,薑蟬忽然笑了:“老齊,你來了?”

  齊紅波不知道站在那兒看了多久,在聽到薑蟬的話的時候他緩步過來:“嗯,沒想到一過來就看到你如此厲害,果真是我的女兒。”

  薑蟬也笑:“那是當然,人都要騎到我頭上了,還真當我是軟柿子?我願意捧著你的時候,你當然可以放肆。可一旦我不想奉陪了,你以為你在我這兒有幾分臉麵?”

  齊紅波揉了揉薑蟬的腦袋:“做的不錯,很有我的風範。那個楊明誌在哪兒?我得要見見他,敢對我的女兒伸爪子?”

  薑蟬扯了他一把:“法治社會,您還想做什麽?咱們是文明人,要做文明事,他也討不了什麽好處。走吧,昨晚給我做筆錄的警察在那個辦公室。”

  齊紅波出現的那一刻,方琴整個人都僵住了。她怎麽都沒想到會在這兒再見齊紅波,畢竟兩人算算時間也有近二十年沒見了。

  時光流逝,齊紅波依舊那麽有魅力,歲月似乎隻帶給了他積澱,也讓他越發穩重深沉。而她呢?似乎每次遇到齊紅波,都是她最狼狽的時候。

  陳老太被薑蟬唬住了,不敢和薑蟬再說什麽。可是方琴是她兒媳婦,她自然敢搓圓捏扁:“你老情人都來了,你還不去敘敘舊?我們陳家怎麽攤上了你這麽水性楊花的女人?”

  薑蟬腳步頓住了:“老太太,你說話做事可要講證據。我媽過世這麽多年,老齊同誌素來潔身自好,可從來不曾有過別的心思。你若是再這麽說,我就要一紙律師函奉上了。”

  “這年頭女人的名譽是名譽,男人的名譽就不是了嗎?我們老齊同誌這麽愛惜自己的羽毛,可不是平白無故讓你糟踐的。”

  陳老太一下子愣住了,當下她就指著薑蟬:“你……你敢這麽對我說話?”

  薑蟬:“我話已經說出了口,你還能拿我怎麽著?你詆毀老齊名譽在前,還想著我對你好言相向?”

  “說到這兒我就好奇了,業內素來傳聞陳總和方副總感情深厚,可方副總被婆婆如此汙蔑,陳總就站一邊看著?這所謂夫妻情深是不是太過摻水了?”

  “還是說陳總對當年老齊幫助方副總這件事始終心有芥蒂?”

  齊紅波掩唇擋去唇角的笑意:“好了,幾日不見,沒想到我家的小齊現在更加紮手了。就按照你說的吧,那個楊明誌見與不見也沒什麽要緊的,左右他這會兒也沒什麽好下場。”

  薑蟬笑了:“這就對嘛,人家犯了法,自然應該交給法律,也輪不到我們審判。同樣的,有些人犯了罪,法律自然也要給公正的判決,和咱們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薑蟬可以給陳老太沒臉,齊紅波可不會,他這人就算心裏再氣,臉上也很和氣:“方琴,許久不見。”

  看陳老太撇嘴,齊紅波笑了:“當年你流落街頭,我太太念及你年紀輕輕的一個孕婦無家可歸著實可憐,這才收留你到公司工作。”

  方琴苦笑:“是,這麽多年我始終都記著您和您太太的恩情,若不是嫂子細心照顧,昊傑也不能安然來到這個世界。”

  齊紅波擺手:“我自問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對你沒有任何逾越之舉。可如今嘉禾和昊傑無意間遇上,我不求你像我們當年照拂你那樣關照嘉禾,可你也不應該讓別人如此糟踐她。”

  方琴臉僵住了:“對不起……齊總……”

  齊紅波:“我不會跟你說沒關係,方琴,趁著今天大家都在,我們不妨把事情攤開來說。當年你流落街頭,所為何事你自己清楚。”

  謝謝小夥伴們的推薦票和月票,謝謝大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