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七百一十三章 帝道傳承
作者:李道然      更新:2024-02-12 14:35      字數:2734
  方羽看著眼前這名男修,皺眉道:“他是什麽修為?”

  這個問題,讓羽霄大帝嘴角微微上揚,但幅度很微小,說道:“他的修煉天賦一般,直到我能夠化形,他的境界也沒有提升太多。”

  “到後來,我的境界遠遠高於他了。”

  方羽眯起眼睛。

  他原以為這位男修會是人族的哪位頂尖強者。

  可目前聽來,似乎並非如此。

  眼前這位男修或許隻是很普通的一名人族修士。

  “到後來,他覺得他會拖累我,便跟我約定,各自分開修煉,以百年為期限,每隔一百年,我們就見一麵。”羽霄大帝說道,“對我來說,一百年很短,隻是一次閉關……眼睛一閉,一開,就是一百年。”

  “可那時候的我沒想過,對於他來說,一百年很長……”

  羽霄大帝伸出了手,輕輕觸碰那道已經被凍結在原地的男修的臉龐。

  “百年後,我來到了約定的地點,他沒有食言,他來了。”

  “他來得很早。”

  “他來到這裏的時間,比我們約定的時間……提前了三十三年。”

  聽到這裏,方羽眼神微動。

  提前三十三年來到約定的地點。

  這說明,這名男修在那個時間點就已身負重傷,知道自己壽元將盡,等不到百年之約的時間點了。

  於是,他便趁著自己還能活動的時候,來到了約定的地點。

  在這片冰天雪地中,他耗盡了最後一點生命力,被冰封於此。

  直到三十三年後,羽霄大帝來到……

  終歸是沒有食言。

  隻不過,生死兩隔。

  方羽看向羽霄大帝。

  他沒想到,這位羽霄族的仙帝身上還有過這般經曆。

  羽霄大帝的手輕輕撫過男修的臉龐,臉上看不出什麽波動。

  但她的眼神卻無比柔和,再無先前的淩厲與霸氣。

  “他死了,我便一心鑽研涅槃道,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讓他蘇醒,彌補我的遺憾。”羽霄大帝抬起眼,看向方羽,“到後來,我以涅槃道證帝。”

  “我窺探到了生命法則的奧秘。”

  “那你……成功讓他複活了麽?”方羽眼神閃爍,問道。

  “不,我做不到。”羽霄大帝答道,“對於生命法則的窺探越是深入,就越是感到無力。”

  “我以涅槃道證帝,我掌握了生命法則……我已不死不滅!”

  “但是,我仍然無法去逆轉他的生死!”

  說到這裏,羽霄大帝的雙眸當中,已經散發出陣陣冷冽的殺氣。

  “掌握了生命法則,仍然無法讓他複活麽?他的修為應該不高,按理說……”方羽眉頭皺起,看著麵前的男修,開口道。

  “逆轉生死,牽扯因果,可笑的因果!”羽霄大帝寒聲道,“我已證帝,涅槃道卻隻能讓我不死不滅,那有何用!?”

  “我多年苦心修煉,隻為彌補遺憾,讓他活過來!”

  “可當我邁到那一步,我才發現我還是做不到,我的所有努力皆是白費!生命法則被因果所限製,根本無法發揮其用!”

  方羽內心震動。

  他看著羽霄大帝。

  即便是一道虛像,或是一道意誌,羽霄大帝所表現出來的怒火與憎恨都是很明顯的。

  可是,這怒火與憎恨的目標是誰?

  是因果麽?

  因果隻是一道法則,或者說……是規則。

  對因果產生憤恨的情緒……有意義麽?

  “我對自己所掌握的一切都產生了質疑,並且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羽霄大帝緩緩轉過身,看向遠處,“我不能接受生命法則的界限。”

  “逐漸,我意識到……我此生所學,所掌握,所創造的一切,皆在一個早已設定好的框架之中。”

  “所謂的因果,就是框架本身。我要跳出這個框架,我要掌握真正的生命法則,我要讓他複活!”

  聽到這裏,方羽眼中閃爍著震撼之色,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羽霄大帝此刻所說的話,與當初他在天帝經內所領悟的內容是一樣的!

  跳出因果,才能斬斷因果!

  羽霄大帝意識到因果是一個框架,限製了生命法則後,她便想要跳出因果,去尋求真正的生命法則,從而複活她的救命恩人!

  然而,結果已經擺在眼前了。

  羽霄大帝早已消失在仙界,不再有任何蹤跡。

  顯然,羽霄大帝失敗了。

  她沒能跳出因果,自己也隕落了。

  可是,正如羽霄大帝自己所言,她掌握了涅槃道,已經不死不滅!

  為何她還是消失了?!

  “她會不會還沒死,隻是沒有再露麵……”方羽心想道。

  “沒有這種可能性,她對抗的是因果,隻要失敗,必死無疑。”離火玉的聲音傳來,“這與她掌握的帝道沒有任何關係。”

  “正如她所言,她創造的一切都在那框架之中。”

  “那麽,所謂的不死不滅,自然也在框架之中……她想要跳出去,你覺得……所謂的不死不滅還有意義麽?”

  “所以,最終誰都逃不過因果。”方羽沉聲道。

  “很多修士甚至意識不到因果的存在,他們更不會想要逃。”離火玉淡淡地說道,“因果就在那裏,絕大多數的時刻,它不會刻意針對某個目標,而是存在於萬物萬靈之上。”

  “站得越高,離因果就越近,就越有可能嚐試去對抗因果,誰都想跳出去,真正掌控一切。”

  “當然了,這麽做的結果,你已經看到了不少例子。”

  方羽深吸一口氣,沒有說話。

  過去的他,曾經疑惑仙帝為何會隕落。

  而現在,他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一是追求更強大的自己,試圖跳出因果,掌控一切。

  二則是像羽霄大帝一般,有著巨大的遺憾,希望能夠跳出因果,彌補遺憾,哪怕為此身死道消也無妨。

  “我知道我機會渺茫,所以在我動身之前,我留下了部分傳承,當中有涅槃法則。”

  這時,羽霄大帝已經轉過身,直視方羽。

  “我族後代,還沒有一個能符合要求,能夠觸發傳承開啟。”

  “多年來,你是唯一一個能夠觸發傳承開啟的修士。人人,卻非我族群,即便你身上有鳳族的氣息……按我初心,我也不會將傳承給你。”

  “可你還是一名人族修士。”

  羽霄大帝的視線轉到那名男修的身上。

  “或許,這也是因果吧。”羽霄大帝說道,“當年我身陷絕境,是一位人族修士出手將我從深淵中救出,但最終,我虧欠了他。”

  “為了他,我會再次踏入深淵。”

  “而我動身前留下的傳承,又由你這麽一位人族修士所開啟。”

  話語之間,羽霄大帝的身上泛起強烈的光芒。

  一道道赤紅的光環猛然擴散。

  “涅槃法則,你若掌握……或許也會像我一樣,更加不甘。”羽霄大帝的聲音在方羽的耳邊響起,“但我希望你能知曉生命法則的全貌,去嚐試打破那個框架,衝破一切限製。”

  “涅槃之道,不死不滅。”

  “我以羽霄大帝之名,將其傳於你。”

  “嗡……”

  一陣強光充斥了方羽的視野。

  閃耀之中,方羽隻感覺一道磅礴的氣息湧入體內。

  “轟!轟!轟!”

  腦海中傳來陣陣轟鳴。

  隨即,方羽便感知到了一道法則的存在。

  無數晦澀的法訣在腦海中閃爍而過。

  這就是……羽霄大帝開創的涅槃法則!?

  方羽心情有些激動。

  雖然他現在還沒辦法掌握這道法則。

  但法則已經在他的腦海中,已經融入到他的體內!

  掌握,隻是時間問題!

  “嗖嗖嗖……”

  光芒散去。

  方羽的視野迅速恢複。

  青羽和一眾長老就在他的前方不遠處,保持著跪姿,但頭卻抬著,滿臉震駭。

  此刻的方羽,身軀周圍也有赤紅的光環在閃爍。

  帝羽的氣息,已經完全與他融為一體!

  他站在那裏,就像是羽霄大帝親自降臨一般!

  “這,這……”青羽雙目圓睜,震撼到無以複加,不知道該如何開口。